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1125章 回圣天皇朝
    三個月后,五行劍宗山門,一處露天平臺上。

    只聽的雷佳瑤發出一聲嬌喝,接著居然很沒有淑女模樣的和一個身穿獸皮衣的蠻域女子拉開了架勢,拳掌想搏。

    而在一邊,雷佳瑤的好友小惠和白夢瑤等女子則是在大聲加油,另一邊則站著一個抱著一只白毛狐貍的青年男子,正是雷洛。

    此刻在和雷佳瑤斗法的女子正是戎阿娜,不過戎阿娜只有筑基期修為,論斗法自然不是雷佳瑤的對手。

    而雷洛突然一時興起,想要讓自家的后輩學習一些武道,這才有了兩個女子的一番比試。

    這比試不能施展神通法術,也不能駕馭法器,只是單純的肉搏比試。

    雖然一邊是金丹期修士,另一邊是蠻域獸魂師,但是論搏殺和拳腳十個雷佳瑤都不是戎阿娜的對手。

    不一會兒,這個小妮子就大喊求饒,然后被戎阿娜一拳打退,最后狼狽的跌倒在地,發出了一聲慘叫。

    “咳咳,果然如此,你這丫頭還需要學習武道功夫,不然將來法力耗盡之下,可沒有了保命手段!”雷洛則時候臉色一板,語氣嚴厲道。

    這句話一出口,雷佳瑤的臉就苦了下來,嘴里更是小聲嘀咕起來。

    “我師父都沒有讓我學武道,她說那是野蠻人的架勢,我們修士都要用神通才是,老祖真是的!”

    “等我回了圣天皇朝,我就把傳送陣毀掉,你們就一輩子呆在南玨國吧,雖然地方小了點,但是倒也安全!”就在此時,雷洛同樣嘀咕道。

    此言一出,小惠等人都面露一絲苦澀,但是卻不好開口說些什么,只能將目光望向了某個同伴。

    “啊,老祖,別啊,別啊,我想去圣天皇朝,我想去見一見外面的大世界!”雷佳瑤像是小丫頭般,對著雷洛祈求道。

    不僅如此,她還抓著雷洛的手臂,就好像少女撒嬌一般一邊哭一邊嘀咕起來。

    這讓一邊的戎阿娜都有些意外了,怎么一個金丹修士會像個小女孩一般撒潑呢,而且還是對眼前這位雷前輩。

    “那我給你一年的時間,一年之內給我將虎爪功和猛虎勁學會,以你金丹修士的資質,要學會這些招式應該不難吧!”

    “如果學會了,我就帶你們去圣天皇朝,如果學不成的話,其實南玨國挺好的,也有圣天皇朝半個北梁域那么大!”雷洛接著出言威脅道。

    聽到此話,雷佳瑤等小輩面露一絲期許,一絲苦惱,然后全都跑向了戎阿娜此女,紛紛要求學武。

    “這些丹藥你們拿著,涂抹在身上和手上后,可以有效防止起繭子,還有美容的功效!”

    就在此時,幾瓶丹藥飛到了她們的手中,聽到還有美容的功效后,這幾個小丫頭全都露出了一絲笑意。

    “前輩,這!”戎阿娜看到自己也有丹藥后,呆愣道。

    但是此刻哪還有雷洛的人影,倒是一旁的雷佳瑤勸慰起來,說什么不用在意之類的玩笑話,然后拉著此女就去一旁學習武道去了。

    自從雷洛說要帶一些人去圣天皇朝之后,整個五行劍宗的弟子都活躍了起來。

    雖然南玨國很大,但是那要看和什么比,和當年五行劍宗的山門東越國還有羅浮國比,確實大了許多。

    但是與號稱萬仙來朝的圣天皇朝相比,這南玨國連一個北梁域都比不上。

    雷佳瑤這個小輩和她的一幫密友雖然在南玨國無憂無慮的,但是她們也渴望冒險,也渴望去新的地方看一看,這一點難道和某人很像。

    就連溫仙子,也同樣想要去圣天皇朝看一看,至于溫秋瑩,則是在閉關沖擊元嬰期的瓶頸,暫時沒有出關呢。

    雷洛也回到了五行劍宗給自己準備的洞府之內,一處巨大的宮殿,規格甚至超過了一般長老的住所。

    他倒也沒有在意這些,帶著小白狐和陸玲瓏就笑納了此地。

    在住處,他取出了一本關于魂咒和咒術的典籍,接著又從另一個儲物袋之中取出了那些裝有元神結晶的箱子。

    這古魂咒秘術乃是西蠻域咒術師研究發明的,這一些典籍全都是在巫馬先生的儲物袋之中翻找到的。

    曾經有傳言說咒術師乃是鬼道修士的鼻祖,確實所言非虛,鬼道修士的馭鬼煉尸之術,咒術師也有,而且原理十分的相似。

    咒術師的操骨對應了煉尸之道,馭鬼秘術更是同出一源,而且咒術的馭鬼術也有不少的增幅秘術。

    同樣的,魂咒也是咒術師的一門神通,而且還是詛咒秘術中的一種分支,專門針對神魂的詛咒。

    當你想解除魂咒時,必須要了解魂咒,甚至能夠釋放魂咒,然后再做一些實驗,來確認自己的一些猜測。

    雷洛就在洞府之內開始研究起來,手不釋卷,專心致志,深怕錯過了一點遺漏。

    三個月后,他離開了洞府,然后巡視南玨國,將一些在境內鬧事的,殺人越貨的修士抓了起來,用以實驗魂咒秘術。

    又三個月后,整個南玨國都知道有這么一個人,專門抓捕高階修士祭煉邪術,而此人正是南玨國修仙界第一人,五行劍宗那位從不露面的太上大長老。

    當然,雷洛壓根不知道這件事,這南玨國修仙界第一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第一人。

    而且六個月內也發生了一件大事,在他提供的靈藥和靈丹輔助下,溫秋瑩終于凝結了元嬰,成為了五行劍宗的又一位長老。

    為此,五行劍宗還專門召開了一次恭迎新晉長老大典,雷洛期間還露了個臉,讓那些來參加大典的其他宗修士全都驀然一驚。

    最后他們發現眼前的這位修士修為深不可測,氣息浩然如大海一般無法窺視后,全都將這個消息匯報給了自己的宗門內。

    大典期間,溫秋瑩也專門露了個臉,不過很快就回去調息鞏固境界了。

    六個月后,一年之期已到。

    依舊是五行劍宗的那處高臺之上,這一次包括溫仙子在內,五行劍宗的一百多名高層和弟子聚集于此。

    在雷洛的身側位置,站著戎阿娜和白木靈,站著溫秋瑩和溫仙子,還站著衣衫凌亂,渾身青一塊紫一塊,但是喜笑顏開的雷佳瑤,還有她的小伙伴了。

    “諸位,這一次我要回圣天皇朝,然后將合歡宗的法陣毀去,并且在另一處地方開辟第二個傳送法陣。此事一旦做成,五行劍宗就可以在南玨國和圣天皇朝之間架起橋梁了!”

    “南玨國的五行劍宗將是你們的家鄉,是你們的后盾,而圣天皇朝的分宗,將是你們在此地闖蕩的前哨站,諸位現在想要退出的,還來得及!”雷洛提醒道。

    話雖如此,沒有什么人拒絕此事,只因為圣天皇朝的名氣實在是太大了,誰都向往更加廣闊的修仙世界。

    尤其是最近這段時間,雷洛和陸玲瓏時不時的會將圣天皇朝的秘聞趣事,還有一些經歷講述給五行劍宗的弟子聽,讓他們心中對這個龐大無比的修仙界全都充滿了向往。

    五行劍宗的老一代長老沒有選擇跟隨,溫仙子和溫秋瑩是唯二兩個隨他一起出發的人。

    溫仙子雖然現在進階了元嬰中期,但是此女聽到能夠去往圣天皇朝闖蕩后,原本已經消磨的差不多的那顆冒險心也突然跳動了起來。

    “既然如此,那諸位就請進入我的天機殿內,等確認安全并且你們離開天機殿時,這圣天皇朝也就到了!”雷洛接著動員道。

    “出發咯,出發咯!”雷佳瑤笑嘻嘻的率先走來,一邊走一邊興奮道。

    隨著此女進入了天機殿,溫仙子等人也紛紛走進其內,當白木靈走進天機殿內時,雷洛和其對視一眼,互相點頭致意。

    不多時,天機殿內坐滿了人,好在此殿的空間不小,這百多號人倒也不顯得擁擠。

    雷佳瑤此女還在一邊逗著小白狐呢,戎阿娜也面色興奮的坐在此女身邊,和小惠等人打成一片,不時的說說笑笑。

    溫仙子等人也都靜坐在一側,有人還翻看了一些典籍,陸玲瓏則飛出了天機殿,來到了五行劍宗的傳送陣附近位置。

    “公子,傳送陣已經被我調整好了,等過去后你將合歡宗的傳送陣毀去,這處傳送陣的手段馬上就會做出變化,他們就沒辦法再來南玨國了!”此女解釋道。

    雷洛自然是點了點頭,對此女的陣法之道深信不疑。

    等到他回到合歡宗,殺出去后就給五行劍宗的人找尋一處合適的地方安置,讓他們在圣天皇朝作為宗門據點,然后布置一個傳送陣連通南玨國和圣天皇朝。

    之后五行劍宗就擁有了南玨國和圣天皇朝之間的唯一傳送陣,那么五行劍宗在南玨國的統治地位將無人可以撼動。

    就算此宗實力不濟,但是掌握著這個資源,還有他這一層保險在,將來就沒人敢招惹他們。

    不過如此做的話,這個傳送陣將來一定要共享出去,給南玨國其他的宗門一些利益,將他們全都綁在一起,這才能夠萬無一失。

    “既然如此,我們出發吧!”

    雷洛說著,確認沒有任何遺漏后,就抬腳踏入了早已準備就緒的傳送陣之中。

    圣天皇朝,陰陽合歡宗,天送殿內。

    巡視的弟子今日照例來巡視了一番此殿,和駐守的弟子確認所有的傳送陣都處于能夠激活的狀態后,就準備離開此地。

    但就在此時,大殿的其中一座傳送陣突然亮了起來,并且這個傳送陣在另一頭激活了。

    “這個傳送陣,不是當年甄長老他們去的那個地方嗎,難道他們已經完成了鎮壓?”其中一名駐守弟子翻出一本典籍后,如此說道。

    這一下子,四周的弟子也不好打斷傳送,萬一是甄夫人他們一行人回來了,自己等人怎么敢冒險打斷對方的傳送呢。

    不過照例,他們還是用傳訊符通知了一下宗內高層,畢竟這可不是什么小事。

    當傳訊符送出去后,他們就看向了中心處的那個傳送陣,隨著陣紋亮其一陣白光,傳送陣也終于激活到了尾聲。

    在一陣柔和的白光包裹下,出現了一個人影,而此人正是從南玨國傳送回來的雷洛。

    
提示:個別地區章節圖片加載較慢,如出不出來,請刷新!
06年电子游戏软件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