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章:面圣
    這是樹第一次進入到和虛無皇帝有關的建筑中,饒是見多識廣的星云戰神,也不由地被這種華麗大氣的裝潢風格震撼住了。他見過不少暴發戶,有些文明醉心于自身掌握的強大力量,甚至開始“神化”自己,將文明的種種事跡以神話的形式刻在壁畫上,并為此而沾沾自得。其實艾洛卡文明就是典型的代表之一——身為宇宙的寵兒,他們確實有這個資格,其文化中也充斥著一股得天獨厚的優越“神性”。

    然而做到這個地步的……著實不多。

    不說別的,光是這堵奇異的墻壁就無法辨別材質。看外表有點兒像漢白玉,但樹卻發覺自己的精神力無法穿過墻壁,而是被某種更為可怕的力量束縛住了——這對一個擅于白魔法的德魯伊來說是不可思議的事情。除此之外,墻壁上還刻滿了奇特的字符圖案,每一個圖案上都散發著熠熠的光彩。樹也嘗試過識別這些異界文字的內容,然后他就差點被晃瞎了……之前他還自認為是已知宇宙中數一數二的魔法師,對神秘側的破譯天賦應該還算可以,結果今天卻大受打擊。滿墻的符文他也就看懂了一鱗半爪,就像一個牙牙學語的孩童去看一本艱深的數學巨著,他最多能看明白其中的幾個字,但不知道這些字后面的意思,也無法聯系上下文理解其意。

    虛無皇帝的文字,在他看來如同天書。

    穿過無盡回廊,他看到了讓宇聯上下人均加班量增長半個月的虛無皇帝。

    他還是保持著哆啦a夢的外形,面無表情,圓滾滾的身體高坐在白金色的王座上,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二人。承載著王座的平臺階梯平鋪,差不多一層半樓那么高,估摸著跑上去也得花點兒時間……周遭的空間無法用具體數字來衡量,大小隨時都在變化,金色的光芒如精靈一般在墻壁上游走著,時不時會點亮一些符文,散發出古老的力量和氣息。放眼望去,這座大廳的地面上堆滿了寶物,視野之內盡是來自異世界的天材地寶,什么刀槍劍戟之類的那都不叫事兒,光看這些寶物身上的特效和光芒就知道一定是稀罕玩意兒……

    寶物的“數量”也讓樹咋舌,錙銖盡顯、琳瑯滿目,它們被無比隨意地丟在地上,竟然自行堆成了幾座小山!虛無皇帝無疑是個糟糕的收藏家,他沒有給這些寶物安排名貴整潔的玻璃櫥窗,甚至連個收納的架子、平臺都沒有,直接就仍在地上,任其堆積成一座座寶具山,和神話中巨龍的洞穴倒是有點兒相似。

    抬頭往上看,圓形的拱頂上果然畫著東西。和宮殿下方詭異的空間結構一樣,拱頂的面積也不確定,向四面八方延伸開去。樹本以為會是壁畫一類的藝術品,看了才發現并不是……拱頂上畫著的東西他竟然能看懂,不出意外,這是他在這座無盡的宮殿中唯一能看明白的東西。

    星圖。

    從繪制水平和坐標編繪級別來看,是非常高級的星圖,甚至比宇聯內部的戰略星圖還要精細。它們被分成一個一個部分,規模有大有小,有些星圖標識著一顆具體星球的位置,有些則是一片星系、星云或是星河,還有一部分……是以樹完無法理解的手法繪制出來,坐標上的點理論上不成立。他粗略換算了一下,如果按照這種坐標開,飛船很可能會一頭扎入宇宙邊緣的“視界墻”中,被倒灌進來的虛空撕成碎片。

    ————

    “歡迎你,樹·野比·斯圖坦因,野比大雄之子,甲木之子,綠星的國王之手。”虛無皇帝的說辭非常正式,語氣一如既往的冷淡,從中幾乎聽不出平仄起伏,“我即將離開這個宇宙,能在最后的時刻見到你,我感到由衷的高興。”

    “嗯……能見到您也是我的榮幸。”

    樹一時間不知道該用什么態度去面對這樣一個生命體,他甚至不知道對方究竟能不能被歸入一般的生命形式。畢竟見到虛無皇帝的第一秒他就在不動聲色地將魔力延展出去,試圖感知他究竟屬于哪種生命,結果不出意外地失敗了……檢索的結果是一無所獲,虛無皇帝的種族成謎,不屬于記錄在案的任何一類。

    “為什么要保持……這樣一個外形呢?”他有些困惑地問道。

    “掃描過野比大雄的精神結構后,我選擇了一個理論上是他最親近的個體形象,以保持彼此之間的順利交流。現在看來,這個形象并沒有像我預想那樣起到作用,反而讓他時刻對我保持著警惕。”虛無皇帝以平鋪直敘的語氣說道,“不過也好……最終,我的實驗還是成功結束了。”

    他從王座上站起來,將圓鼓鼓的手凌空一點。

    無數道虛影登時浮現出來,鋪天蓋地,幾乎裝滿了整座大殿。大雄和樹自然也是被這些虛影所包圍了,開始二人皆是一驚,在確認完這些影子無害之后便好奇地觀察起來。他們這時候才反應過來人家大概是要用實際行動來演示“實驗”具體是什么,奈何之前雙方的交流著實有限,虛無皇帝在宇聯這邊的形象更是神秘莫測,他隨便干點兒什么樹都覺得不安……

    “看起來這是一個交互界面。”大雄看著一個一個浮現出來的虛影,不禁嘖嘖稱奇,“而且還是很高級的那種——你一打開界面,檔案就冒出來了。”

    “……”樹沒有回答,他正忙著將每一份檔案都默背下來,迄今為止,這應該是宇聯第一次從虛無皇帝手中獲得實質性信息,可不能怠慢了。

    定睛看去,這些虛影都是人員檔案。一張三維的大頭貼放在最上邊,跟霍格沃茲里的魔法報紙一樣,上面的人還有細微的表情變化,感覺就像是把“真人”的一部分信息截下來,鎖在了這張大頭貼里面。然后三維相片下方則是一長串數字和屬性,一個五邊形的數據分析圖,看著就跟游戲畫面里的人物似的……有意思的是,在檔案里存著的基本都是地球人種,平均下來,三個膚色的人數差不多持平,一共有個幾千人。

    有些人的檔案上被印了一個紅色的“已死亡”,這類檔案的邊框都是灰色的。大雄留心了一下,在檔案結尾處會寫上這部分人的死因,具體是死在哪個世界,是被殭尸咬死的、被子彈打死的還是如何,總之千奇百怪的死法層出不窮。總之,這類人的數據普遍偏弱。

    而有一小部分人的數據簡直強到夸張了……光是看檔案上的介紹,大雄覺得這些家伙少說也得是活了千萬年才能換來這么可怕的力量,即便是對上自己也有一戰之力。然而最有趣的是這類家伙的死亡率也不低,而且大部分是死在同類爭斗上,為了爭奪更“高等”的資源互相出手,最后一形神俱滅的方式死去。

    他已經隱隱猜到了這些檔案的出處。

    “這就是你的實驗?”大雄問道。

    “這就是‘輪回者們’的記錄。”虛無皇帝抬起手,象征性地指了一下充斥在大廳中的檔案群,“我從地球上隨即篩選出符合極致的人類,用超大型靈魂投射魔法將他們送去不同的異世界,賦予他們機遇和挑戰,開放商店,設計‘等級’系統,發布任務……而在不久之后,這一切都將結束,主神空間也會關閉。”

    “因為你馬上就要離開了?”大雄提出一個合理的猜測,“你要徹底‘離開’這個宇宙?”

    “是的。”虛無皇帝頓了一下,似乎是在極力模仿人類的情感,“而且不出意外的話,我將不再回來。”

    “那些輪回者會怎么樣?”大雄很敏銳地捕捉到了疑點,“如果是那些常年選擇在異世界冒險的人,身上一定都帶著至少十來種超能力,甚至讀條爆星都有可能。主神空間消失之后那些人怎么辦?”

    “那些死在異世界的人……我會修改他們在此世的‘因果’,相當于他們從一開始就不存在。至于那部分成功活下來,并且活的很好的輪回者,同樣會被送回地球,清洗掉他們身上的所有力量和記憶,回到他們離開的那個時間點。對于他們來說就像是做了一場有趣的夢吧。”

    “哦……費了這么大勁,最后只是一場夢嗎?”大雄虛瞇著眼睛吐槽道,“這要是擱在別的主角身上,好不容易在異世界拼死拼活殺出一點兒家業,開始有美女投懷送抱,天材地寶自動上門,小弟像嗅到甜味的螞蟻一樣涌過來……正是準備大展宏圖的時候,結果被告知這都是一場夢,這未免也太打擊人了。

    如果這是一本無限流的,寫到最后的結局是——‘主角疲憊地睜開雙眼,發現上方是一片雪白的天花板,自己正在一張病床上接受最后的救助。而他記憶中的一切都只是一場逃避現實的夢境’。這樣的結局會被讀者狂噴致死的吧?”

    “現實不是,沒有必要搞那么多花里胡哨的操作,用最安、最穩妥的方案來執行就好。”虛無皇帝不帶感情地說道,或許在他眼中,那些修煉到可以徒手爆星的“輪回者”們依舊只是幾只稍微壯碩一點的螞蟻,“再說了,他們根本無關緊要,我只是為了驗證自己的幾個猜想才順便開辟了主神空間,現在收獲了這么多數據……也就夠了,輪回者本身反而無關緊要。”

    “從一開始,我的目標就只有你一個。”

    “永遠的不倒翁。”

    ————

    說罷,他竟然用哆啦a夢的圓手打了個響指。

    “啪”的一聲,所有虛影應聲消散,只剩下一張最大的檔案赫然高掛在大殿的半空中。它足足有一塊電子屏幕那么大,大雄和樹不需要用任何特殊能力就能直接看見。

    被觀測者姓名野比大雄

    出生地地球日本國東京市練馬區

    種族人類

    特殊身份宇聯下任順位第十一星云戰神有力競爭者大業發起人持神血者持魔血者橄欖葉之盟領袖地平線基地所有者

    個體能力仿·行星級哥斯拉之力噬星者基多拉之力念力透視瞬間移動哈雷路亞之火共情部分森羅萬象神力免疫任何形式的幻術

    身體強度sss+

    射擊精準ex

    格斗水平a+

    筋力sss+

    魔法傷害e

    魔法抗性a

    對形而下攻擊防御能力ex

    對形而上攻擊防御能力s

    戰斗智慧ss

    智商等級c

    心靈力量s+

    韌性ss

    戰斗續航ex

    靈覺ss

    神性ss

    領袖氣質s+

    ……

    不管如何,這個智商等級c還是特別刺眼的,至少在大雄看來是如此。

    。

    
提示:個別地區章節圖片加載較慢,如出不出來,請刷新!
06年电子游戏软件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