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553章 弾指遮天
    “娘,這個宇宙好漂亮呀!”

    “炎兒,如果你喜歡,娘可以把這個宇宙送給你。”

    “謝謝娘,炎兒就要成為潘多拉宇宙之主了。”

    “炎兒稍等,在此之前,娘必須先殺一個人。”

    “娘,你究竟要殺誰呢?”

    “未來的潘多拉宇宙之主,就在無塵神界。”

    無塵神界的時空通道再一次開啟,一艘仿佛墨玉雕琢而成的飛船緩緩地駛入,船頭站著一位青衫美婦和一個粉雕玉琢的小男孩。

    “娘只要打一個響指,整個無塵神界必將化為廢墟,那個什么未來的潘多拉宇宙之主,肯定也不在了。”

    “炎兒真聰明!”

    青衫美婦將小男孩抱在懷里,揉了揉小男孩淡金色的頭發,目光中充滿憐愛,贊了小男孩一句。

    青衫美婦放下小男孩,緩緩抬起潔白的纖纖玉手,打了一個響指。

    無塵神界并沒有化作廢墟,卻也發生了一些改變。

    青衫美婦卻沒有心情去管這個了,因為小男孩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小男孩臉上滿是絕望和恐懼,身體不停顫抖,明顯承受著極大的痛苦。

    青衫美婦的眼眸中不再是剛才那般冷漠驕傲,帶著幾分恚怒,眉眼間雖然還是那般美麗不可方物,略顯陰冷的臉龐卻透露著一絲狼狽、以及無措。

    “我代表正義懲罰你們。有人會代我消滅你們,你們等著受死吧。”

    青衫美婦聽到一道清冷的聲音,那個聲音奪取了她的一切,也粉碎了她的驕傲。

    在同一時間,仙府中的凌云也感覺到了無塵神界的變化。

    無塵神界被一分為二了,以正義聯盟、西斯聯盟的駐地為中心,附近的幾個城市被一股奇異的力量從無塵神界分離了出來。

    一道聲音在凌云、陳語嫣耳邊響起:

    “要想找到晉級造化至尊的方法,先找到兩個大魔王。”

    只聞聲、不見人,很熟悉的聲音,仿若音樂般悅耳,說話的是他們在無間宇宙曾經見過的紫衫人影。

    凌云有很多問題想請教,不想漫無目的地摸索,叫道:

    “你是什么人?為什么要幫我們?可否現身一見?”

    沒有回應,對于紫衫人影的故作神秘,凌云很不滿,卻又無可奈何。

    相對于凌云的不滿,正義聯盟和西斯聯盟的人只能用憤怒來形容了。

    兩大勢力的大陣崩塌,宮殿化成劫灰,他們聽到了一道宣言:

    “從今以后,你們就是我養的小寵物了,這個新的世界就是我們的游樂園。

    小寵物們,好好生活,天天向上。

    不久將來,會有很多游客過來游樂園參觀,你們如果表現得好,會有獎勵。”

    聽到那道囂張之極的聲音,兩大勢力的造化至尊們感到一種由內而外的恐懼、屈辱。

    他們想逃,可是,連虛空飛般都無法打時空通道,他們無路可逃,絕望的氣息彌漫了開來。

    傲劍至尊、傾城至尊再一次來仙府拜訪凌云。

    傲劍至尊愁眉緊鎖,嘆道:

    “我們已經變成別人的寵物了,失去了自由,以后僅供別人參觀。”

    凌云問道:“究竟怎么回事?”

    傲劍至尊將逍遙宗已經變成了廢墟,接到變成寵物的通知之事說了一遍。

    到吞噬

    凌云早就知道逍遙宗變成了廢墟,他覺得寵物之事是在開玩笑,只要找到兩個大魔王,成為造化至尊后,一切迎刃而解。

    凌云和傲劍至尊說了一下大魔王之事,讓正義聯盟幫忙尋找大魔王。

    傲劍至尊雖然有點不信,覺得那人肯定也是將凌云等人當寵物,什么找大魔王也只是在尋開心,在戲弄凌云。

    不過,這也是凌云晉級造化至尊的一個希望,也是救潘多拉宇宙的一個希望,傲劍至尊還是吩咐正義聯盟的成員全力搜尋。

    要想找出大魔王,肯定是需要融入到城市之中了。

    凌云、陳語嫣、小龍女、靈兒略作改扮,收了仙府,向城市走去。

    逍遙宗的宮殿在某種規則力量下化為塵埃了,這個新世界所有的修仙宗派和大家族的宮殿都化為塵埃了。

    普通的建筑沒事,只有那些銘刻著陣紋,可以調動天地靈氣的建筑出問題了。

    這個新世界的規則比較奇特,天地間的靈氣嚴重不足,也無法布置足以抵擋敵人偷襲的陣法。

    為防被各個擊破,正義聯盟的人并沒有分開,他們聚在一起,各自將仙府放大,以之作為臨時居所。

    仙府之中雖然也有陣法禁止,因為仙府也算是一樣法寶,有其獨立的規則,不需要依賴外界的靈氣,倒是沒有受到這個世界的規則影響。

    這個新世界的規則還是影響到了正義聯盟的人,靈氣如果在交手的過程中損耗了,難以從天地間吸收到足夠的靈氣,他們只會越來越虛弱。

    沒有了大陣的保護,西斯聯盟的造化至尊比較多,實力比較強,正義聯盟的人有點擔心西斯聯盟的人會不顧一切找他們拼命。

    西斯聯盟的人在無盡虛空中流浪太久了,有一個不設防的宇宙,他們只是想占領潘多拉宇宙,想有宇宙為家。

    而現在,他們被困在這個奇怪的世界之中,就算滅掉正義聯盟,也無法離開,也無法達到自己的目的,反而會讓己方變得虛弱。

    西斯聯盟的人反而擔心正義聯盟的人找他們報仇,以前的拼命是為了有個家,現在再拼命也沒有任何意義了。

    在這種背景下,西斯聯盟首先派出使者,提出雙方攜手,共渡難關,爭取能找到離開這個世界的方法。

    正義聯盟的造化至尊的數量遠遠不如西斯聯盟,真的開戰,對方可能會付出慘重的代價,己方卻可能會全軍覆沒。

    正義聯盟不想打,和平的時間越長越好,如果凌云在這段時間內找到了晉級造化至尊的方****聯盟的強者再多也沒用了。

    雙方都不想打,談判出乎意料的順利,暫時化敵為友了。

    以噬靈至尊為首的西斯聯盟成員想快點離開這個比無盡虛空更加無趣的世界,時常過來找傲劍至尊商量離開之策。

    西斯聯盟雖然損失了百多名造化至尊,還是比正義聯盟多了兩百多名造化至尊,雙方實力懸殊,正義聯盟的人并不想那么快離開這個世界。

    離開之后就要開戰了,正面開戰,又沒有大陣保護,正義聯盟前途堪憂。

    西斯聯盟是全力找尋離開的方法,正義聯盟只是應付了事。

    這個新世界只是從無塵神界分離出來的極小的一塊碎片,方圓只有數萬公里,再加上被封印在這個世界的人對這個世界的怨念,替這個世界取了許多很俗氣的名字。

    天殘界,殘塵界,天哭界,大悲界,天孤界,天傷界

    其中支持率最高的還是天殘界,為了方便稱呼,這個新世界以后就叫天殘界了。

    許多年過去了,離開的方法沒想到,兩大勢力的許多人不想繼續生活在廢墟中,隱姓埋名,融入了人間。

    天殘界只有這么大,隱居在其中的奇人異士無數,隨便出次門,遇到幾個造化至尊或永恒主宰都是很正常的事。

    凌云一直有種感覺,在公園里和他下棋的幾位老人之中,可能隱藏著不只一位造化至尊。

    凌云之所以這樣想,也不是毫無根據的,因為他覺得他們非常的可疑。

    三個老人以前的名字不愿說,卻有點倚老賣老,替自己取了個比叫驕傲的名號,分別叫許大爺、書大爺、旭大爺。

    凌云一般叫許老頭,書老頭,旭老頭,不是他不懂得敬老,而是他懷疑這三個老頭可能沒他大。

    凌云臉上沒有歲月的痕跡,依然是二十多歲時的容顏,心態也很年輕,卻已經活了兩個多混沌紀了。

    許大爺常常說起他以前的威風史,他以前是一個宗派的宗主,修煉遇到瓶頸了,出來找尋機緣,意外被困在天殘界。

    許大爺是一個很平凡的老人,卻有著不平凡的實力,他表面上的修為是一位混元圣仙。

    書大爺也不簡單,他以前是書家的家主,家族生意出了點問題,他過來調查,意外被困在天殘界。

    書大爺表面上的實力是一位混元大羅金仙,外表看起也是老態龍鐘。

    旭大爺也不平凡,他曾經是某個宗派的宗主繼承人,外出歷煉,只是想開闊以一下視野,以便將來更好地將宗派發揚光大,卻也意外被困在天殘界。

    旭大爺是一位混元圣仙,白發蒼蒼,牙齒都掉光了。

    畢竟實力擺在那兒,沒有了牙齒,卻也不漏風,口齒清晰。

    以他們的實力,原本可以青春永駐的,那怕是在靈氣稀薄的天殘界,也沒那么容易衰老。

    可是,他們都老了。

    因為,他們都曾經遭到敵人的追殺,他們雖然除掉了敵人,損耗的靈氣無法得到補充。

    他們不想墜境,也不想被敵人認出來,以至于再一次遭到追殺,唯有讓自己變老,老到連敵人都認不出他們來。

    凌云覺得三人在編故事,是可疑人物,最可疑的地方在于三人都沒有家人,沒人能證明他們說的都是真。

    之所以覺得三人可疑,也是因為,三人竟然不怕引來敵人,到處宣揚他們的光輝過往,想憑此掩飾他們真正的過往。

    真正正常的人不需要三十度仰望天空,以低沉沙啞而又略顯激動的聲音,微帶著掩飾不住的驕傲,緩緩地向世人宣揚他們過去的光輝歲月。

    凌云曾經做過焚天宗的宗主、也做過星月宗的宗主,還曾經打敗過入侵者聯盟,滅掉了西斯聯盟一百多位造化至尊。

    凌云沒有驕傲,也沒有澎漲,更加沒有到處宣揚。

    因為,凌云不需要掩飾什么,也不需要向世人證明什么,他是一個正直的人,沒有私心,也沒對天殘界或潘多拉宇宙有什么不利的想法。

    一切和他表現得不一樣的人員,他都覺得可疑。

    因為,紫衫人影提醒過了,天殘界有兩位大魔王,他需要找出來。

    他這些年在天殘界游歷,列入可疑名單的人很多,相比之下,他覺得這三個老頭最為可疑。

    凌云滔滔不絕地向陳語嫣、小龍女、靈兒敘說著他要繼續留在天棄城的理由。

    嘴角一撇,小龍女說道:

    “什么可疑,要多調查一番?這都是借口,你就是想和他們多下幾盤棋。”

    凌云確實有這種想法,他有點想念亂星海的三個老頭,而和許大爺、書大爺、旭大爺三人下棋,讓他有種在和那三個老頭下棋的感覺。

    靈兒笑道:

    “我也覺得是借口,凌云明明是舍不得白鶴樓的美食。”

    四人在天殘界游歷,賞美景,吃美食,遨游天下,融入俗世,其樂無窮。

    這個城市叫天棄城,以前的名字大家都忘了,現在叫天棄城。

    天棄二字表達了大家對天殘界深深的不滿,以及強烈的憤怒。

    天棄城最著名的酒樓叫白鶴樓。

    對,就是叫白鶴樓,不是叫黃鶴樓。

    黃鶴樓是著名的景點,白鶴樓是酒樓,完全不一樣的兩個樓。

    白鶴樓的烹飪,不僅技術精湛,而且很講究菜肴的美感,注意食物的色,香,味,形,器的協調一致,給人以精神和物質高度統一的亨受。

    凌云不得不承認,他真的很喜歡去白鶴樓。

    因此,他只是笑笑,無可反駁。

    陳語嫣見凌云不為所動,也沒有離開的打算,微笑道:

    “其實,她們只是不想會看到那位賣花的小女孩。

    我們都覺得她很可疑,可是,她實在太可愛了,心地又好,我們不想證明她是兩位大魔王之一。”

    這個城市有一個賣花的小女孩,她很有愛心,賣花賺到的錢,都換成食物,送給那些那些有需要的人。

    她穿著一身很舊的衣服,腳上穿的是一雙陳舊的破布鞋,她的目光很清澈,她的笑容很純真。

    她也曾經用賣花的錢換來食物,送給公園里的許大爺、書大爺、旭大爺吃。

    凌云和陳語嫣、小龍女、靈兒說起這個很有愛心的小女孩時,三人也很好奇,在街上找到了小女孩。

    小女孩叫巧兒,她很愛笑,三人很喜歡巧兒,想幫幫她,想教她修煉。

    在決定幫巧兒之前,三人打算先調查一下巧兒的身世,也想看看巧兒是不是真的那么善良。

    天一黑,巧兒就失蹤了。

    天亮后,巧兒在失蹤的地方出現,手里提著一籃花。

    三人覺得巧兒有名師或有奇遇或本身就不簡單,不需要她們的幫助,就離開了。

    從那以后,每次經過這個城市的時候,三人都會去找巧兒,看巧兒是不是還在賣花。

    巧兒一直在賣花,賣了數萬年花,卻并沒有長大,外表還是仈Jiǔ歲的樣子。

    再可愛的小姑娘,可愛了數萬年都沒長大,只會讓人覺得恐怖。

    更令人恐懼的是,天棄城竟然沒有人記得她的存在,那怕是吃過她送的食物的那些人,他們一轉頭就忘了巧兒。

    僅僅這些,還不足以證明巧兒的恐懼,陳語嫣曾經仔細查探過巧兒消失的地方。

    最后得出結論,巧兒消失在天殘界,又或者叫巧兒融入到了天殘界,又或者巧兒就是天殘界。

    也就是說,天殘界之所以會從無塵神界分離出來,可能是因為巧兒。

    陳語嫣曾經問巧兒:

    “你為什么要賣花?你為什么那么喜歡幫助人?”

    巧兒答:

    “我有罪,我罪孽天,我只是想贖罪。”

    陳語嫣問道:

    “你有什么罪?”

    巧兒笑而不答,稚嫩的臉上浮現出天使般純真的笑容。

    陳語嫣、小龍女、靈兒覺得巧兒很可能是紫衫人影說的兩個大魔王之一。

    可是,巧兒那么善良,那么純真,那么可愛。

    她們不想證明巧兒是大魔王,不愿留在天棄城。

    凌云不想走,不管巧兒是好人,還是大魔王,他們都必須面對現實,逃避不是辦法。

    陳語嫣、小龍女、靈兒只是過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一關,不想可愛的小女孩變成大魔王,才想離開天棄城。

    凌云堅持不離開,她們三人也只得留下來,只是沒有再去找巧兒了。

    
提示:個別地區章節圖片加載較慢,如出不出來,請刷新!
06年电子游戏软件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