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最終的方向
    速度加快了之后,伊戈爾就覺得自己像乘風破浪了一般。

    耳邊呼呼呼的風吹過,完全是一種極速的體驗,這種體驗就跟做夢一樣。

    伊戈爾不是沒有體驗過圣袍的速度,但是這一次明顯跟上一次是不一樣的。上一次只能用快來形容,而這一次卻可以說是飛快!

    整個小船在兩個圣袍的帶領之下在冰面上如同飛舞,這種場面也很是壯觀。

    伊戈爾雖然有很多的疑問想要去問,但是這個時刻完全沒有機會開口,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他沒有機會,即便有機會說上一句話,這句話也會因為速度之快而變得支離破碎。

    所以整個行進的過程當中,伊戈爾只能選擇一言不發。

    這是一個痛苦的過程,滿肚子的疑問卻無法去提問,只能硬生生的憋著,這樣的滋味確實讓人感到一陣有一陣的難受。

    看來現在只能等待休息的時間了……

    伊戈爾無奈的想著,他始終不明白為何西索又會變成這股子模樣,之前的戰斗當中西索被庫依圖蘭抽了血,之后不是恢復樣貌,為何現在又變成那個怪物的樣子。

    難道說這當中又發生了很多無法預知的事情,還是說又有什么人玩起了庫依圖蘭搞得那個什么凈化計劃?

    伊戈爾與西索他們分別還是在辛巴爾,而轉眼間他們又在這個河流上相遇,短短的時間里整個世界物是人非,曾經那些輝煌的都市現在都已經成為廢墟,人們只能夠在夾縫中生存,即便是準備最好的凱恩帝國,也沒有能夠保住他們的城市,辛巴爾也在片刻之間被傀儡占據。

    很多事情發生的很突然,這都是因為力量之間的懸殊造成的。

    世界末日的這個消息傳播出去之后,整個世界都陷入了一種悲情之中,這種悲情讓那種絕望化成了力量,化成了勇氣,使得本來有著紛爭有著顧慮的人們在這個時候重新站到了一個方向之上。

    無論是三大帝國,還是那些不同的種族,現在都已經變成了一根繩子,他們知道,如果再不合作,也許就沒有機會相互對話了。

    而且這一次他們選擇了一種激進的方式,他們要和庫依圖蘭的力量進行決戰。

    不知不覺當中伊戈爾就想到了這些事情,這讓他覺得自己身上的任務好像更加的重要一點。

    只是他不明白,為何西索他們會來到這里,為何西索他們要選擇回到咕嚕山。

    伊戈爾他們去咕嚕山是為了尋找答案,是為了讓卡迪身上的力量得到另外一種釋放,然后找到一個解決整個問題的方法。畢竟卡迪是整個補救方法,他們覺得他們應該有這個能力在咕嚕山找到一個選擇。

    至于這個選擇到底是什么樣的,他們也沒有把握,這一次的行動完全是一次嘗試,也是一種賭博,只是他們內心深處對自己很有信心而已。

    伊戈爾想了很多種可能,但是無論哪一種,他都覺得西索這個時候沒有正當的理由來到咕嚕山。

    要知道西索在整個凱恩是很有威望的,他是一個偉大的學者,整個帝**的行動都要由他去安排指揮,他的角色與雷霆軍的托賓索爾相似,他的離開完全是對整個帝**不負責任啊!

    當然這樣說有點嚴重,西索肯定有著自己的理由,只是這樣的理由到底是什么,他們還不清楚。

    圣袍的速度非常之快,在這種快速之中伊戈爾想了很多,他覺得他們休息的時候需要和西索他們好好談一談。

    沒過多久,他們就靠岸了,看到陸地之后伊戈爾的心也放松了下來,畢竟這說明整個旅途已經過了一大半了,到了陸地之后,他們只要再按照胡瑟塔斯的地圖尋找到一條河流就可以直接到達咕嚕山了。

    然而現在他們也不能一下子去到咕嚕山,圣袍速度運行了這么久,所有人也需要停下來休息一下,補充補充能量,同時也進行短暫的交流,看看信息的交換能不能給他們帶來一些新的收獲。

    畢竟都是常在旅途的人,對于休息這樣的事情都是有著默契。到了岸上之后,生火的生火,做飯的做飯,還有人負責在周圍設置陷阱和放哨,無論何時他們都要小心翼翼,畢竟現在的敵人總是捉摸不定。

    一切安排妥當之后,伊戈爾他們終于可以圍在篝火邊上喝湯吃面包了,整個黃昏的天色讓他們感到一些些的愜意,但是一想到他們身上的任務,一個個又開始變得謹慎起來。

    最終打破沉默的是西索,這個偉大的學者,也是一個偉大的智者,他用自己飽經滄桑的嗓子劃破了整個天空的寧靜。

    “你一定想知道我為何有回到了這個樣子吧!”

    “不,我更想知道為何你選擇在這個時候前往咕嚕山。”

    西索覺得這個問題有點奇怪:“去咕嚕山,這不是很正常的,你們不也去往那個地方么?”

    “你不一樣啊,西索,你可是帝**的指揮!”

    “我選擇來到這里,是因為我推演到這里會是最重要的一環,這里發生了危險,如果不解決這里,我們的那場決戰不會有什么好的結果。”西索聳聳肩,說的十分的平淡,似乎他的這個推演很是自然,他的這個決定也恨是合理。

    “可是……”伊戈爾還想說什么,但是始終無法表達出來自己的意思,他就是覺得西索這個時候離開很不是時候。

    “我知道你的意思,咕嚕山需要我,因為庫依圖蘭正在去往哪里,他身上有我的血液,我的血液可以幫助大家擊敗他。”

    “嗯?”伊戈爾有點不能理解,西索的這句話這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也很好奇為何你們會前往咕嚕山,是因為卡迪么?”西索又問道。

    一個學者的洞察力始終要強于其他人,更何況是西索這樣的學者,在得到消息之后他就推演出了很多種可能,而且也有了不少的疑問,其中有一些疑問都指向卡迪,這一次在這里遇到了卡迪,他覺得自己之前的推演也要到了一個盡頭了。

    他推演的方向,最終都是指向了咕嚕山,指向了卡迪,一切不言而喻。

    ,精彩!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只眼睛的怪物》,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聊人生,尋知己~

    
提示:個別地區章節圖片加載較慢,如出不出來,請刷新!
06年电子游戏软件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