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六章:趁火打劫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世間修士的數量早已被統計完全,只有區區五十六人,而這五十六人之中超過半數的修士都與我拍賣行來往甚密,就連金縷衣商會和通寶錢莊都不敢如此羞辱我!你今日若是膽敢繼續對我不敬!到時候啞巴吃黃連的也只是你自己!”

    閻魍的狠話和警告若是在旁人看來確確實實十分的嚇人,因為他所負責的拍賣行也確實是這個世界最大的勢力之一,這不僅僅是因為拍賣行所擁有的財富,更是因為僅僅一家拍賣行就存在著足足五位修士,而大名鼎鼎的金縷衣商會和通寶錢莊也只有一位修士看家護院。

    不過雖然人數上占優,但五個人的修為境界都在其他兩位之下,但這也不妨礙閻魍這位拍賣行的負責人野心勃勃且囂張跋扈,只見到他被木晚秋甩在地上自己嚇尿的那一灘水漬上時,立刻從懷中取出一枚玉石敲碎,還大聲的喊叫著,就好像是在呼喚著自己的寵物一般。

    奇怪的行為舉止卻是有效,很快,除卻早早地就不知道逃到哪里去的王大師,其他四位同樣為拍賣行做事的修士都風塵仆仆的趕到了現場,也見到了自己為之賣命卻還癱倒在地上的家主。

    再抬起頭來看著木晚秋與其身后的洛承風,同樣身為修士的四人猝不及防的,毫無預料的就直接轉頭就跑,就連一個理由也沒有給閻魍留下便消失不見,甚至連掛在腰上的那枚證明自己身份的令牌也都一一摘下來扔在了地上。

    “這你們!”

    “哈哈哈哈!這可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之事,但更沒想到的是,在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后居然會覺得如此好笑”

    看著倉惶逃竄的那四位修士,越來越相信洛承風之前的‘狂妄之言’的木晚秋也越發的認同自己的瑤池弟子的身份,在等到那急匆匆來到這里卻又急匆匆的離開這里的四人完全離去后,木晚秋這才走上前去,繼續將閻魍踩在腳下開口說道:“其實你大可以直接回答我的問題,只要我將那些罪魁禍首全部殺了,也就沒有你什么事了,我也不會繼續來打擾你賺這些錢,可是你這么愛惜自己的面子,又這般狂妄自大不殺了你,我都覺得不好意思了”

    “不不不不不!不要殺我,我給你給你錢,很多很多,比金縷衣商會和通寶錢莊還要多的錢!”

    “只要你肯放過我,任何條件我都能答應你!”

    再無任何希望之時,閻魍的求生欲要超過任何一個洛承風所見到過的人

    ,但是木晚秋卻早早地就知道了這個家伙也曾參與了奪取自家兄長靈獸一事,而且那件事情之所以會發生也正是他首肯的,也就是說,木晚秋要找的罪魁禍首其實就是他,而不是那幾個為他賣命卻又貪生怕死的修士。

    “哇哈哈哈哈,沒想到這個家伙居然真的有這么多的錢!”

    木晚秋一邊打開一個裝滿了錢幣的箱子,一邊搖晃著無所事事的洛承風的手嗚哇亂喊著說:“我說師兄,既然我大仇得報,那這些錢幣我們能帶走嗎?就當做是我們修行路上要用的盤纏,如何啊?還有還有!你看看我們四個人的衣食住行總不可能和那些路邊的乞丐一樣破破爛爛的吧,縫縫補補都是要花錢的,如果不帶上這些的話我們可就連客棧都住不起咯”

    “你說這些話還不是因為你這個家伙就是個見錢眼開的守財奴!上次我給你修煉用的靈石,其實你已經把它們都拿去換成錢幣了吧?還藏在了我幫你開辟的那一方小世界中,還以為師兄我不知道?”

    木晚秋的性格在與唐平安等人的相處中變得越來越奇怪,但也是越來越讓其他三人熟知,最后洛承風甚至是為了防止自己隨意招收的這個師妹在自己睡覺的時候偷偷摸摸的拿走一塊靈石換取錢幣,在每一塊靈石上都刻印了一道靈陣用來監視,但木晚秋卻是反其道而行,根本就不去碰不在她手上的靈石,而是打起了自己修煉所用的靈石的主意。

    “所以我才拜托師兄你將這些錢幣都收起來啊!”

    拍賣行無論是本家還是各地的分行,都存有數之不清的錢幣,但其中以本家錢幣數量為最,再加上每月都會從分行那送來的錢幣,如今,洛承風與木晚秋面前的一個個箱子里,一共存放了足足幾億枚錢幣,更是有數百倍數量的小錢幣被放在另外的箱子中。

    最后,為了讓木晚秋不再禍害自己的靈石,洛承風終究還是同意了讓她將那些錢幣全數帶走,而還裝作可憐巴巴的木晚秋竟是假模假樣的將那些小錢幣全給留了下來,說是不能讓為拍賣行工作的那些下人們沒有飯吃沒有衣服穿,但那幾億枚錢幣卻是早早地被其收到了小世界中,而送到洛承風這個師兄手上的,竟然只有寥寥數百枚。

    東春地界,金縷衣商會。

    “嗯聽說閻魍爺的那個拍賣行在數日前不知何種原因,竟是搞得分崩離析,下人們將其肢解散去,就連他本人也不知所蹤,那為其賣命的四個

    修士呢?難道也沒有找到嗎?”

    端坐在全部由金銀珠寶鍛造建造而成的寶座上,金縷衣商會的會長金萬兩瞇著雙眼,雙手盤著金子做的圓球,一邊翻著桌上的書冊,一邊問著正跪在自己面前的商會密探。

    “稟告主上!據我商會密探全力搜查探查得到的消息來看,在閻魍爺的拍賣行一朝墮落的當天,曾有人看到為其賣命的修士盡皆面色恐慌的四處奔走逃竄,更是有目擊者說他們口中喊叫著什么‘有高人在此,若是再不遠走他鄉,必然會死’,下人猜測,或許是有其他勢力插手才會讓拍賣行一夜崩塌只不過,幕后黑手究竟是誰,還無法得知”

    “那么你的意思就是說,有外來勢力插手其中,讓他給搶了先手了?”

    作為與通寶錢莊,拍賣行齊名的三大勢力,統領整個東春地界的金縷衣商會無疑是三者之中最為強橫,也是最為富余的一方勢力,而且正是因為勢力太大,要養的下人打手也越來越多,深感自己錢財越發‘不夠’的金萬兩這才將主意打到了其他兩家的身上。

    但其中通寶錢莊位于南水地界,想要去往那里就必須要經過水路,而通寶錢莊在水路上則是統領著不少的海船和擅長水上作戰的兵士,這讓一直活在平原大地上的金縷衣商會的下人們有力也無處使,無奈之下,金萬兩將目光轉移到了拍賣行的身上。

    可是沒有想到,自己還沒有出手,這看起來偌大的一個拍賣行就被外人給擊潰了。

    只聽得金萬兩開口說道:“既然閻魍爺失蹤,他的四個手下也已經紛紛逃離,那就證明現在的分行都無人看守,那你就抓緊時間帶著商會的人去抄家,能抄幾家就抄幾家,然后把搜到的一切都給送到商會總壇,然后再去邀請通寶錢莊的莊主海富親自前來一趟,就說是我金萬兩好久沒有見到他,想他了!”

    “是,屬下這就是辦!”

    當金縷衣商會緊鑼密鼓的準備趁火打劫將整個拍賣行無論大小分號全部都給吃下肚子的同時,還沒有被發現是罪魁禍首的木晚秋和洛承風則是早早地就在一家拍賣行的分行里瞞著唐平安和玉如意,偷偷地在里面蹲坐著,一邊互相說笑一邊分取著從箱子里取出來的一枚枚錢幣。

    “哎哎哎!師兄!你可不能耍無賴啊,說好了一人一半的,你可不能用把戲來騙我!”

    “混賬!師兄怎么可能做出這種事情,再說了,我身為師兄,多拿一些難道有錯嘛,真是的!”

    
提示:個別地區章節圖片加載較慢,如出不出來,請刷新!
06年电子游戏软件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