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斬殺龍不是一劍的事?
    圣地

    “老七你說什么啊?什么圣獸三族?我怎么知道啊?”玄武趴在圣獸湖邊一臉的郁悶。

    它最近被家長逼著修煉。

    是真的逼著啊。

    明明以前兩個都外出了,現在就一個人。

    天天說什么,明明有無上天資,為什么修煉這么慢。

    它什么情況不是一目了然嘛?

    干嘛要受人類欺騙。

    人類都是狡詐的,他們又不是不知道。

    還是以前日子好,天天躲在湖里睡覺,偶爾老七來了,陪她玩多好。

    不過老七突然問它,能不能讓圣獸三族參加神戰,這什么意思啊?

    月汐也不在意,而是直接道:“小姐姐直接說可以或者不可以就好了。”

    玄武翻白眼:“那老七還問我干嘛?”

    月汐道:“那小姐姐可以思考一下,思考好了再說可以或者不可以。”

    “我要說不可以,他們會打我嗎?”小玄武問道。

    月汐搖頭:“不會,姐姐保護你。”

    “胡說,明明我才是姐姐,我會保護老七的。”小玄武立即說道。

    月汐笑了笑道:“那就更沒事了,他們打不過小姐姐。”

    她家小姐姐可是有至高之姿啊。

    雖然一定可能畢生無望了,但是大道還是有希望的。

    大道者,已經是圣獸的巔峰了,那都是始祖級別的存在。

    很厲害的。

    就是修真者也沒有幾個。

    其他地方多,那都是靠著無數個歲月積累的。

    而且他們也多不到哪去。

    “那小姐姐,是答應還是不答應?”月汐又一次問道。

    對月汐來說,答應或者不答應都沒有關系,她心里沒有任何偏向。

    因為圣獸三族跟她沒有關系。

    實際上她很想對圣獸說,去不去是你們的自由,來詢問根本沒有絲毫的必要。

    可惜的是,他們不認識路,還沒有開空間門的能力。

    都是一群送死的炮灰。

    小玄武思考了下,發現這個問題太復雜了,還是先睡一覺吧。

    月汐等了半個小時,頗為無奈:“看來小姐姐拿不出答案了。

    那就翻一下小姐姐,正面同意,反面拒絕。”

    “我同意了。”這個時候小玄武瞬間睜開了眼睛。

    月汐一臉的懵逼:“……”

    她家小姐姐不是睡著了嗎?

    ————

    江左這個時候已經來到龍跟前了,順便說了讓他守門的事。

    “同意嗎?”江左問道。

    初青身上漂浮著龍影,他看著江左道:“我沒意見。”

    龍這么簡單的答應,江左還有點意外,不過也就有點而已。

    江左道:“這次是找你做事,你可以選擇提一個不過分的要求。”

    龍有些驚訝,其實他是不服的,但是面對江左他不得不服。

    對方太強了。

    而且之前有感知道至高的力量,肯定跟這個人也有一定的關系,現在的他就是弱勢群體。

    不聽話可能要挨揍到聽話。

    如果運氣不好,可能要揍死。

    現在對方肯給他提個要求,挺讓人情愿去的。

    想想這也挺悲哀的。

    最后龍道:“我希望你給我找個身體,至少能讓我在世上待百年。”

    江左皺眉,直接道:“換一個。”

    龍:“……,為什么?”

    江左道:“太麻煩了。”

    適合龍的身體太難找了。

    尤其是百年,這根本不是正常的借用,那就更難了。

    龍做的事,可沒有他做的麻煩。

    不拒絕還答應啊?

    龍有些憤怒,最后道:“那你能給我什么?”

    江左道:“你要自由是吧?”

    龍也不避諱,直接道::“是的。”

    江左看著龍道:“天碑神戰過后,只要邊界內部沒有問題,我可以解開道天一給你施加的封印。”

    聽到這句話的龍愣住了。

    他有點無法理解。

    隨即問道:“這個不是更麻煩嗎?”

    江左道:“一劍的事,有什么麻煩的?”

    龍:“……”

    龍真的無法理解這個人了,在他看來,解開封印才是真的麻煩,找個身體那是簡單到極致。

    從這里他就能知道,他們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

    龍又道:“你不怕我卷土重來?”

    江左平靜道:“再來一劍的事,有什么好在意的?”

    龍:“.…..”

    不知道為什么,龍有點不想要自由了。

    還是在水下安全一些。

    不會有人去打擾他。

    更不會有無妄之災。

    “我考慮考慮。”龍說道:“這次我會全力去守的。”

    江左其實也不是太在意,只是擔心天碑神戰前,遠古戰場有變故而已。

    到時候邊界被里外轟開,那可不是好事。

    如果他跟劍十三入場了,應該就沒有什么變故了。

    只是這種事已經不確定了,畢竟這兩天,到處都在出問題,到處都在提前。

    誰知道遠古戰場那邊會不會也被人找到了空子。

    尤其是剛剛被他打了一波的世界,他們大概還要抓緊時間過來。

    江左的威勢已經給他們留下深刻的影響了。

    也給了那個至高危機。

    那個至高應該會跟其他至高聯系吧?

    他們越團結越好,打起來越簡單。

    這也算去一趟的好處了。

    當然,跟讓蘇琪難受比起來,都是沒用的花架子。

    簡直是浪費時間。

    聽到龍的回答,江左道:“我這就送你們過去。”

    蕭筱默他們沒有說話,其實他們對龍跟江左的對話挺無奈的。

    一個拒絕給短時間自由,然后給了絕對自由。

    而原本想要短時間自由的,面對絕對自由,反而不敢要自由了。

    這是怎么個回事?

    強者的世界他們不是很懂。

    不夠之后的事應該跟他們沒有關系了吧?

    那種邊界根本不是他們這些普通人去的地方。

    只是還沒等他們道別,所有人都感覺場景換了。

    他們從之前的碧水藍天,來到了枯木黑天下了。

    他們一臉的懵逼。

    江左則道:“你們這段時間都留在這里。”

    蕭筱默立即道:“為什么啊?破曉大佬,我們這么弱。”

    因為你們把我賣了,江左覺得這個理由夠了。

    但是不想解釋。

    “我給你們帶來了信號,還有就是娛樂工具。”江左說道。

    有信號,有娛樂?

    破曉大佬給他們帶電腦來了?

    那可以啊。

    反正有龍在,安全性還是很高的。

    然后他們一臉期待的看著江左。

    江左伸手丟出了一副牌道:“夠三個人輪流玩了。”

    說完江左就又一次前往了離淵島。

    他們一臉懵逼:“……”

    
提示:個別地區章節圖片加載較慢,如出不出來,請刷新!
06年电子游戏软件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