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671章 兇殺案浮出水面
    “嘩啦!”

    反應十分迅速的張云霄,一把薅起張小丫,直接拽到一個墻角。

    被燈箱掃得有點懵逼的楊陽,根本就沒顧及腦袋是否受傷,素養極高,直接一個向前的翻滾,起身的同時回頭朝小胡同里甩手就是兩槍。

    “亢亢!”

    兩槍過后,后面的刑警發出慘叫。

    “草泥瑪的,小狼狗們,再見了,哥回頭再跟你們玩玩昂!”楊陽回頭極其挑釁的吼了兩句。

    身形極其矯健的楊陽,在即將到死胡同的盡頭時,縱身一躍,在墻面上蹬了兩步,直接躍過墻頭,消失在黑夜中。

    “......你咋還特瑪的虎不啦嘰的?我和郝杰都奈何不了,你能抓住楊陽啊?”張云霄扶著張小丫,看著小丫臉色蒼白的小臉,言語極其愛憐。

    “......那我穿這身衣服不沖在前面能行嗎?”小丫咬牙回道。

    “靠......”張云霄一聽,挺無語的嚎道:“你真是一個戰士,一幫爺們都跑不過你,你咋就不要命了呢!?”

    “......我年青點不得跑快點嗎?......沒事,就是腳上中了一槍。”小丫額頭直冒汗,腳面血肉一片模糊。

    “走吧走吧,上醫院吧!”張云霄借著路邊店鋪散射來的燈光,還能隱約能看到小丫腳底下的一灘血跡,說明小丫受傷還是挺嚴重的。

    說完,內心沉重的張云霄抱起張小丫快速的朝商務別克走去,小丫也只要雙手摟著張云霄的脖子,相互間能感覺到對方的喘息聲,但不再說話。

    郝杰、孫武他們快速的跟在后面,剛才崴了腳的吳未來跟在后面比特瑪的誰走得都快。

    “你特瑪的腳好了?”孫武非常納悶的問了一句。

    “......唉,咋說呢?......一言難盡,走吧走吧!”吳未來吱吱唔唔的,一擺手回道。

    隨后,一幫刑警此時才風急火燎的趕到。

    “怎么啦 ?是不是受傷了昂?”一名刑警喘著粗氣問道。

    “草,沒JB聽到槍響啊!?”張云霄看著一名身材略顯臃腫、跑得滿頭大汗的刑警,也是挺無語的嚎道:“這是女子刑警隊啊?爺們墊后唄,咋回事啊?”

    “......意外,意外,有點小意外,謝謝你昂!”高偉也是一臉的尷尬,欠意的回道。

    躺在張云霄的懷里,隨著腳步一顛一顛的小丫,始終咬著牙,自出道刑警以來,這是頭一次受傷,也是很嚴重的一次受傷。她當然也能感受到張云霄話語中的埋怨、溫暖與不滿,自己內心深處涌現莫名的沖動和暖意。

    三分鐘之后,張小丫被直接半躺著放在別克商務的后排座位上,而腳面槍傷處一直流血不止,并滴在車內的地板上。

    “草,再這樣弄肯定失血過多,來,我給你簡單的包扎一下。”說完,蹲在兩排座位之間的張云霄就去給小丫解鞋帶,沖著俏臉蒼白的小丫說道:“你看你,這靴子都脫不下來了,你忍著點昂。”

    試了兩下,才將靴子脫下。

    有一定急救經驗的張云霄,根本就沒猶豫,脫下外套,直接撕成碎條,麻利的給張小丫腳腕子纏了兩圈,勒緊,這才把血止住。

    “......呵呵,鍋們,其實不纏也沒事,我記得咱倆都是熊貓血,我要是需要輸血,你給獻點就行,給你一個還人情的機會。”經過簡單的處理之后,小丫由開始的恐懼、害怕,現在變得放松了不少,而且還能主動開起了玩笑。

    “......唉,你真特瑪的是一個干刑警的料,都這樣了還能這么有情調,我算服了。”張云霄看到小丫受傷如此嚴重還很樂觀、陽光,覺得小丫也是傻得可愛,無語的嚎道。

    別克商務在快速的朝醫院奔去,而坐在后座的孫武和吳未來這對活寶還沒忘記忙里偷閑的扯著逼。

    “......哥們,你那水槍是不是往里挪挪啊,就這個趨勢有點一飛沖天昂!”孫武撇了撇嘴,指著吳未來兩腿之間頂起的小帳篷,挺文明的提醒了一句。

    “沒事兒,我這兒不是有三層防護墻嗎,絕對的出不來。”孫武安撫了一句。

    ......

    十分鐘之后,小丫被送進保di

    的一家三甲醫院,直接推進了手術室。

    小丫腳面受的是貫穿傷,處理起來要簡單得多,醫生把已經粘在腳上的襪子剪開之后,對創傷面進行了反復的清洗和消毒。

    在走廊里一直徘徊的張云霄本想給高偉他們打個招呼就走,就在即將轉身離去時,手術室的門推開,一名白大褂,推了推眼鏡腿,聲音挺柔和的問道:“誰叫張云霄?”

    “我,咋了?”張云霄不解的張著嘴,看向醫生,回道。

    “傷者失血過多,要輸血,傷者說你們倆都是熊貓血,那你給獻點。”白大褂期待的看著張云霄說道。

    “行,我獻!”張云霄毫不猶豫的回道。

    說完,張云霄跟著醫生走進手術室,經過簡單處理,醫生開始給張云霄抽血。

    手術室外,高偉和幾名刑警不停的聊著天,而郝杰、孫武和吳未來扎堆抽煙聊天。

    “高隊,這事您真得給上面說一下,嫌犯不是一般的狡滑,我看弄不好就是職業殺。”一名刑警沖著高偉提醒道。

    “嗯,我也覺得是,這特瑪的這么多人都沒圍住,那肯定是。”高偉點點頭,接著說道:“我這就給沈隊打電話。”

    說完,高偉掏出手機,給沈高峰打電話。

    “沈隊,抓捕不太順利,抓住一個,跑一個,兩名同志受傷,但都沒生命的危險。”高偉直接說了結果。

    “咋回事啊?”沈隊接起電話,一聽結果,皺眉問道。

    “這跟咱們最初的判斷有出入,對方絕對是職業殺,素質不在我們之下。抓捕前,兩名嫌犯在一個包間里,可是抓捕時,情況變了,一名在屋里,另一名在洗手間里,所以抓捕遇到點意外......對,對,應該就是9.18那幫人,但還有兩個沒露頭......對,對,就是與匯豪有關,肯定的。傷者送進醫院了,行,行,沈隊,你放心吧,處理完了我們這就歸隊。”

    在一旁抽煙的孫武一聽,直接嚎道:“匯豪?這特瑪的不是王世祖那兒嗎?咋了,跟他們有關系?”

    ......

    兩小時之后,張云霄、郝杰、孫武、吳未來一行四人,坐上別克商務,開始反程。

    “真是特瑪的一幫廢物!”張云霄一想起張小丫受傷和那幫刑警的表現挺來氣的罵了一句。

    “哥,在手術室外面我聽高隊給沈隊打電話,好像這兩個嫌疑人跟匯豪有關系。”孫武說道。

    “......怎么回事?跟匯豪有關系?”張云霄一聽,驚訝萬狀,扭頭反問道。

    “我剛才聽他們說的,有個9.18案件,說是跟匯豪他們有關系,跟王世祖有沒有關系他們沒說。”孫武補充了一句。

    “那特瑪的還用說嗎,王世祖現在是匯豪的大拿,你說跟他有沒能關系?”張云霄敏感性極強,隨后說道:“我給沈隊打個電話,咋特瑪的不跟我說一聲呢,草!”

    張云霄眉頭緊皺,預感有事,直接把電話打了過去。

    “喂,沈隊,西郊區是不是有個9.18案件昂?”張云霄陰沉著臉,問道。

    “有,咋啦?”沈隊也沒瞞著,直接承認。

    “這么大的事,你咋就不提前跟我說一聲呢?草,你特瑪的不知道匯豪那兒是我兄弟當家啊?”言語中,張云霄充滿著不滿。

    “......事兒已經發生了,我跟你說有啥用昂,我這不盡力破案嗎?匯豪的大拿王世祖在9.18兇殺案中受傷了,大腿一槍、小腹一槍,但是內訌沒報案,后來又發生一起槍案,查來查去跟9.18有關,這才引起上面的重視。云霄,我真勸你一句,你要是真對王世祖好,我勸你把王世祖弄回去吧,現在匯豪的情況我一言難盡,我就是提前告訴你一聲,你還能咋的?”沈隊回道。

    “9.18是個什么案子昂?”張云霄再次問道。

    “兇殺案,死了兩個人,按照命案必破的原則,我們已經奮戰了半個月了。”沈隊簡潔的把案子說了一下,接著叮囑了一句:“這事上面盯著呢,你特瑪的就別摻和了。”

    “嗯,嗯,我知道了!”張云霄連連點頭回道。

    與沈隊通完電話之后,張云霄的臉上陰云密布,挺來氣的嚎道:“這么大的事,王世祖咋就不哼一聲,我真服了。”

    “估計想說,但怕牽連和府。”

    “王世祖肯定是這樣考慮的。”

    “不說,那是王世祖的性格,說了,那就不是王世祖了。”

    車上幾個人七嘴八舌!

    “......那我打電話問問他,啥情況啊!?”張云霄想了想,還是把電話撥了過去。

    “喂,霄哥!”電話另一頭,王世祖接過張云霄的電話。

    “上個月18號你在哪兒?”張云霄直接問道。

    “......在匯豪呢,咋了?”王世祖稍作停頓,回道。

    “你說實話,匯豪現在是不是有人整你就完了,我剛才跟沈隊通電話了,人家都告訴我了,9.18兇殺案,死了兩個人,你腿傷和小腹受傷是不是跟這案子有關?”張云霄知道,沒點鐵證,王世祖是不會吐實情的。

    這也正常,王世祖不可能把自己的事告訴張云霄,告訴了別人會擔心,這不符合王世祖的性格和辦事的風格。

    “沒事兒,霄哥,我自己能處理。”王世祖敷衍了一句。

    “那行,把電話掛了吧,這事回來再說。”張云霄說完,直接把電話掛掉,隨后一拳轟在別克商務車的前臺上,嚎道:“這么大的事也不說一聲!”
提示:個別地區章節圖片加載較慢,如出不出來,請刷新!
06年电子游戏软件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