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670章 警匪小巷駁火
    “小丫,小丫,一名嫌疑人從樓后窗戶跳出逃走,注意堵截!”高偉一邊追一邊沖著耳麥喊道。

    樓下的張云霄他們一看樓上押下一個人之后,其他的刑警紛紛朝樓后跑去,給人有一種兵慌馬亂的感覺,特別是幾聲槍響過后,讓張云霄感覺到抓捕并不順利。

    “這特瑪的就倆兒人,咋就抓住一個呢?”張云霄坐在商務副座上,自言自語的嚎了一嗓子。

    “這特瑪的猶豫啥,你沒看他們朝樓后跑去了,肯定有漏網的。”郝杰根本沒多想,吼道:“追,來就得干他們。”

    “嗡!”

    一腳底板油,別克商務竄了出去。

    ......

    另一頭,西郊區某樹林里,一輛車沒有熄火,車內兩個人正在小聲的交談。

    “......楊陽他們是不是先撤回來?老在那兒呆著也不是個事。”禿頂中年皺眉說道。

    “禿哥,上面的意圖你看還不明顯嗎,這邊沒準備好,不可能讓他們倆回來,我也是給你帶個話,梅哥說也就這兩天行動,你就讓楊陽他們再等兩天吧,不差這兩天!”脖子上掛著白金鏈子的小青年抽著煙,說道。

    “......夜長夢多啊?”禿頂中年無不擔心的說道。

    “再等等,梅哥正等機會呢,王世祖也太特瑪的不知天高地厚,你把他除了,這一把整好了,禿哥,你后半輩子無憂。”小青年說著拍了拍禿頂中年的肩頭說道:“禿哥,凡事欲速則不達,再等等,快了,我先走了昂!”

    說完小青年直接拉開車門子,隨后上了一輛霸道,消失在黑夜中。

    ......

    張小丫帶著幾名刑警一直對小胡同里的黑影窮追不舍,跑得呼哧帶喘的。

    “放下槍,抱頭!”張小丫隱約能看到前面的黑影,大聲喊道。

    “嘩啦!”

    楊陽一聽是一個女人的聲音,扭頭直接靠在胡同邊上的一根水泥電線桿的后面,露出半拉腦袋,抬起手中的仿五四,吼道:“草泥瑪的,沒完沒了了!”

    話音剛落,兩聲槍響在胡同里炸響。

    “亢亢!”

    隨后追來的刑警,個個動作極快的向兩邊閃人,以躲避射來的子彈。

    就在刑警們向兩邊閃人的同時,楊陽抓住這個極短的瞬間,再次拔腿向前沖,邊跑邊替換新的彈匣,動作極其迅速,這明顯就不是一般的亡命徒,而是經過訓練有素的職業殺。

    而此時張云霄他的別克商務也已經沖進了小胡同,可是越往里走,胡同越窄,沒辦法,只好棄車向前追去。

    楊陽很快發現前面不遠處有一個麻辣火鍋店,店外的招牌霓虹閃爍,店內坐滿了食客,個個吃得汗流夾背,齜牙咧嘴。

    看到緊追不舍的刑警之后,李陽也沒多想,直接鉆進麻辣火鍋店,而店內的食客、老板、服務員根本就沒太注意閃進屋的楊陽。

    “亢!”

    楊陽進屋往里沖,隨手一抬,直接一槍崩在靠墻的吧臺上方。

    “嘩啦啦!”

    吧臺格子里擺放的一瓶藥酒直接被干碎,瞬間足有十來斤藥酒流出,屋內充滿濃烈的酒香味。

    正在點錢的吧臺收銀員一下子愣了神,愣神之后,大喊一聲:“打劫了,打劫了!”

    收銀員胡亂的一陣亂喊,店內的食客們才發現情況不對勁,目瞪口呆之后,紛紛起身就要往外跑,人擠人,還伴隨著尖叫,場面瞬間混亂不堪。

    “亢亢!”

    情急之下的楊陽,直接兩槍干在玻璃門上,碎落的玻璃滓子,嘩啦啦直往下掉,瞬間安靜了下來。

    “都特瑪的回到原位去,快點,回到原位去!”楊陽此時已經一把薅住收銀員,死死的頂在自己的胸前,手中的槍口不動的晃動,脖子上的白金鏈子亂顫。

    在楊陽的淫威之下,一幫食客又乖乖的回到座位上,而情況卻有所不同的是,食客們不約而同的溜進了桌子底下,實在無處可躲的,個個抱頭死死的貼在桌面上,小命只能聽天由命了。

    很快,張小丫他們趕到麻辣火鍋的門口。

    “亢!”

    一聲槍響,直接把張小丫他們壓制在門外,一看陣式不對,以外墻為掩護,死死的把著門。

    “放下槍,你還有活路!”

    躲在墻后面的一名刑警喊道。

    “別特瑪的演戲了,我特瑪的能活不能活我自己不知道嗎?”楊陽根本不聽刑警的勸說,而是惡狠狠的回道。

    而被楊陽一手死死摟著的收銀員還在不停的掙扎著。

    “咣當!”

    窮兇極惡的楊陽根本就沒有對話,掄起手中的仿五四,生硬的槍柄直接砸在收銀的頭頂上,當場血流如注。

    “再特瑪的亂動,我一槍爆頭!”楊陽根本就沒有人性,或許他本性就是如此殘暴,沖著嚇得瑟瑟發抖的收銀員吼道。

    此時,收銀員才安靜了下來,但渾身哆嗦不止。

    “楊陽,你還能逃走嗎?把人質放了!”室外傳來一聲呵斥。

    “別嚇唬我,我打出生就不知道什么叫死,想讓小娘們活命,趕緊把門給我閃開。”楊陽根本不聽刑警的那一套,喘著粗氣吼道:“你們必須后退到馬路對面,必須讓我看到,否則的話,我就殺人質。”

    話音剛落,小店內外死一般的沉靜。

    高偉他們來抓捕根本就沒想到,楊陽這幫人這么兇狠,而且是窮兇極惡的兇狠,給人的感覺就是殺人不眨眼的主兒。所以,這就讓高偉他們進退兩難,不繼續抓,放走楊陽沒法交待,繼續抓,室內有不少無辜的食客,暴徒肯定會傷到無辜的群眾。

    “我數三個數昂,再不后退,我就開始槍殺人質了。”楊陽一看室外根本就沒動靜,有點氣急敗壞的嘶吼道。

    “楊陽,你把人質放了,我們立即退后。”室外傳來高偉的聲音,他也萬般無奈。

    “草泥瑪的,聽不懂人話是吧!”一聲嘶吼,緊接著就是一聲槍響。

    “亢!”

    楊陽直接一槍干在門口一的張桌子上,子彈反彈之后崩在門口的臺階上,濺出火星子。

    高偉一看很難對付這個暴徒,所以只好答應楊陽的要求。

    “我們這就后退,你要保證人質的安全。”門外傳來刑警妥協的聲音。

    “草,這就特瑪的對了,趕緊后退,我要是發現有一個人沒后退,我直接槍殺人質。”楊陽在說話間,不停的掃視門外的動靜,他在快速的思考如何脫身,時間一長肯定有增援的,那時被團團圍住,肯定脫不了身。

    不到十秒,高偉他們一幫人直接退到馬路的對面。

    “都聽好了昂,我不是打劫的,想活命的照我說的做,全都站起來,別趴著。”楊陽吼完,一看沒有一個食客照做的。

    耐不住性子的楊陽,揚手一槍直接干在屋頂的頂棚上,裝修考察的石膏板瞬間碎落。

    “都站起來,快點,都站起來,我數三個數,一起往外跑,誰落在后面,我斃了誰。”

    這一回,楊陽的話音剛落,食客們才反應過來,起身根本就沒聽楊陽數數,直接往外跑。

    “嘩啦啦!”

    飯店大門并不算大,瞬間擠滿了人,個個以百米沖刺的速度往外跑。

    楊陽松開摟著的收銀員,直接把帶血的外套一脫,扔在地上,露出一件花色的襯衣,再次換上備用彈匣,混在人群中沖了出去。

    不到十秒,麻辣火鍋店跑個精光。

    高偉帶著刑警沖進火鍋店時,發現除了地上躺著一個收銀員外,空無一人,才知道上當了。

    “追,這小子混在人群中跑了!”高偉吼了一聲,沖出火鍋店。

    而在后面趕到的張云霄、郝杰跟著人群往前追去。

    “你特瑪的快點,你這是怎么了,咋特瑪的一瘸一拐了呢?”孫武看到落在后面的吳未來額頭直冒汗,一臉的驚恐,挺納悶的罵了一句。

    “......唉,這特瑪的不是剛才崴了一下腳嗎......要不你先走,我就在后面跟著挺好!”吳未來機靈的眨著小眼睛,回道。

    “你是不是被嚇著了?草,要不你開車去吧,我看著你這樣怪難受的。”孫武也不知道吳未來是否崴了腳,挺來氣的問道。

    “......扯淡呢,我跟著就行。”

    ......

    “這小胡同里就一個出口,楊陽肯定跑不了。”張小丫一邊呼哧帶喘的向前跑,一邊囑咐著隊友。

    隨后,刑警還有張云霄、郝杰他們奮力往前追趕!

    三分鐘之后,黑影再次出現,但一閃拐進另一岔口。

    張小丫持槍貓腰放慢腳步,在昏暗的小胡同里,警惕的掃視著胡同的岔口!

    “小丫,你看清楚了楊陽是從這個岔口跑的嗎?”

    身后的一名刑警小聲的問道。

    頂在最前的張小丫扭頭“噓”了一聲,示意不要講話,以防暴露自己。

    一幫刑警小心的拐過小胡同,定睛一看,根本就沒發現楊陽,瞬間大家松了一口氣。

    “呼!”

    突然在就1米來高的垃圾桶后面,竄出一個人影,一把摟著張小丫的嘴,一把冰冷的槍口頂著小丫的頭。

    “唰唰!”

    身后的幾名刑警舉起黑洞洞的槍口,準備還擊,但槍口始終在來回晃動,不敢開槍,因為楊陽以張小丫的身體為掩護,冒然開槍容易誤傷。

    “來呀,向我開槍!”楊陽說話的語氣給人一種感覺就是寵辱不驚,非常的從容,可見其強大的心理素質。

    被死死摟著的小丫,有點喘不過氣來,雙手死死的扣著楊陽的小臂,試圖掰開,但一切都是徒勞。

    “嘭!”

    黑暗中張云霄掄起大腳,一個下劈。

    “亢!”

    槍口下壓,子彈穿透小丫腳面,再次崩在地面上,火星子四濺。

    “啊!”

    掙脫后的小丫,一聲慘叫,人直接蹲了下去。

    “嘭!”

    緊隨其后的郝杰眼疾手快,抄起帶內置燈的燈箱,一個橫掃,直接掃在楊陽的頭上。

    “哎呀握草!”

    掃著頭部的楊陽,嗷嗷的嚎了一嗓子。
提示:個別地區章節圖片加載較慢,如出不出來,請刷新!
06年电子游戏软件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