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心意
    某個瞬間,青璇才留意到,自己手腕上那一串手鏈其中一粒粉色晶瑩剔透的珠子上好像刻著兩個字。

    珠子上為啥要刻字這么奇怪?

    難道是平安,健康,快樂之類祈福的字?

    青璇覺得父親真土啊!只有脆弱的凡人才會做這種無聊的事情。

    因為凡人的生命很短暫,轉瞬即逝。

    正因為如此,凡人才會禱求神靈的保佑。

    可是神界,并不需要這種東西,因為大家都是壽元無窮無盡的神仙了。

    在好奇之下,青璇也很想知道,父親在珠子上刻了什么蠢字。

    她定眼一看,下一瞬間,瞠目結舌!

    那兩個被她嫌棄的“蠢字”,竟然是自己的名字,“青璇”!

    這……

    青璇的瞳孔一縮,心臟猛烈地跳動了一下。

    只有專門送給一個人的禮物,才會用心地把對方的名字刻在上面。

    也就是說,父親從一開始,就打算把這條手鏈送給自己的?而不是送給那個女人……

    父親剛才沒有騙自己,他在心里真的一直念著自己!

    為了尋回這條要送給自己的手鏈,父親不顧身上的傷,徒手在雪地上挖了那么久,導致全身都凍僵了。

    而無情的自己,冷眼旁觀他在風雪中挨凍,還要將他好不容易尋回的手鏈扔掉,說盡數落的風涼話,甚至把他推到地上,害他氣得吐血昏迷?

    “哇……”

    青璇再次放聲痛哭!

    她覺得自己是做了多久愚蠢的事情!

    竟然如此狠心對待舍命保護自己,又一直心念著自己的父親……

    青璇又撲到云河懷中,哭得撕心裂肺。

    “父親,對不起!璇兒知錯了……璇兒以后會改了,不會再氣你了!求你,快醒過來……璇兒已經失去了母親,在這世上,只剩下父親一個親人,求父親別拋下璇兒啊!”

    青璇一邊哭,一邊向云河道歉。

    早知今日,又何必當初?

    可惜,現在青璇明白了云河對她的心意,但是云河卻聽不見了。

    雪,無聲落著。

    就像冰雪女王悲傷的眼淚。

    白茫茫的天地間,除了青璇的哭泣之聲,就只剩下云河越來越慢,漸漸趨于平靜的心跳聲。

    青璇覺得,再這樣下去,父親就一定會凍死在這里了!

    她不知道父親為什么會變成了凡人,也不知道父親剛才使用了什么力量,在凡人的狀態之下,也能將圣級的影傀打敗。

    她只知道,只要她能沖開那個影傀的封印,恢復神力,她就能帶父親離開這個冰天雪地的地方,向飛狐谷的人求救。

    這份拯救云河的決心,是那么堅定!

    而且在這種危急的關頭,在充滿內疚的心情之下,她突然激發出了潛能。

    “啊!”

    她大吼一聲,血脈中的妖族力量被激活。

    一瞬間,她的氣海里平寂的靈氣就沸騰了般,如山洪海嘯沖向封印。

    封印瞬間消失了。

    青璇全身縈繞著一層白色的靈光,氣海的靈氣順暢地延著她的經脈流遍四肢百骸,她終于恢復神力了!

    青璇激動地雙手抓了抓小拳頭,所有力氣都回來了!

    那對小小的拳手,還在散發著閃亮的光芒。

    這是她的神力凝聚在拳頭上的緣故。

    這拳頭,要是直接打在一座山上,能山崩地裂呢!

    不是青璇自大,她從小就力氣驚人的。

    在同等級的神之中,她的實力還能居上。

    她這才破涕為笑!

    天無絕人之路,幸好現在自己擁有拯救父親的力量了。

    “父親,我這就帶你離開這里!”青璇激動地說著,就想伸手去抱云河。

    豈料她的手在碰到云河的手臂一瞬間,云河手臂頓時淤黑一片,繼而皮膚裂開,開始鮮血直滲!

    “怎么會這樣?”青璇嚇得連忙縮手。

    難道父親的手臂上原本有傷,被剛才那影傀手中的血刃所傷的?

    而自己一時沒留意,剛好抓到父親的傷口上,導致父親的傷口再次裂開?

    青璇,你真是笨!

    你怎能如此不小心,把父親弄傷的!

    你這樣大手大腳,粗心大意的,又怎能照顧好受傷的父親!

    得要當心點啊!

    青璇在心里狠狠地罵著自己。

    可是,青璇從來就沒有學過治療的神通,不懂得如何替父親處理傷口。

    她除了盡快把父親帶回神界,就沒有別的辦法。

    神界有很多能起死回生的大夫,比如慕大夫和藍大夫。

    只要父親尚存一口氣,他們就能將父親救活的。

    這一回,青璇不敢再大意!

    青璇又仔細打量了云河全身一眼,確定云河另一條手臂并沒有傷口,然后又小心翼翼,伸手碰向云河的另一條手臂。

    她準備將云河的手臂搭到自己的肩膀上,然后扛著父親飛回去。

    豈料青璇的手剛剛碰到云河的手臂,云河的那里的皮膚就枯萎化血了……

    鮮血延著他的雙臂橫流了一地,把雪地都染紅了,如同一對破蛹而出,鮮艷地綻放的血之羽翼。

    寒氣的飛雪很快又把他撒下來的熱血凍結,令到這血翼凝結成冰雕。

    他就這樣靜靜地躺在冰冷的雪地上,仿佛一只力竭的紅***。

    眉宇間,輕輕地顰著,即使失去了意識,即使生命即將被無情的風雪吞噬,他也難逃夢魘的折磨。

    看著如此的云河,青璇有種心如刀絞的感覺。

    她迷茫而驚慌地望著自己的雙手。

    小小的雙手,染滿了父親的血跡。

    這些粘在她手上的血,很快就被風雪冰凍成冰片,掉落在她父親身邊。

    是自己把父親傷成這樣……

    怎么會這樣?

    明明自己出手已經很輕了啊!

    “不!父親,我不是故意的……”青璇整個人都快嚇瘋了,眼淚直飆,淚水模糊了視野,她甚至看不清躺在血的冰花之中的父親凄涼的容顏。

    怎么辦?

    為何父親的軀殼脆弱得如同豆腐,一碰就化血?

    青璇失神地跪下,茫然不知所措。

    就在這時,天上閃爍著兩道寒星。

    兩道身影如同流星般驟然降落在雪地上。

    感應到突然飛過來的兩個人帶著神級的氣息,青璇抬起頭,她還以為是那影傀的援兵趕到,害怕父親再受到攻擊,她擠掉眼淚,警惕著打量著來者。

    當她定眼看清楚來者是何人時,她頓時激動地大喊:“趙叔叔,快救救我父親,他傷得好重!”

    那兩個人,一個是趙英彥,另一個是錦瑟。

    云河從冥界回到飛狐谷后,就一直由錦瑟照顧他的起居飲食。

    今天云河與唐紫希大婚在即,錦瑟把禮服準備好,正打算去房間侍候云河穿戴打扮,豈料發現房間里空無一人,云河早就不知所蹤。

    馬上就要拜堂了,新郎怎能在這種時候玩失蹤?

    錦瑟著急極了!他擔心云河又一個人跑了出去遇到危險。

    但為了不驚動大家,錦瑟只好悄悄地找到趙英彥,叫趙英彥去尋找云河。

    趙英彥馬上用神念搜尋云河的蹤影。

    豈料他發現,云河竟然不在神界,而是在凡間某處荒無人煙的雪山,而且氣息越來越虛弱。

    他們已經沒時候搞清楚,為何云河區區一個凡人能穿越神界的結界來到凡間。

    他們當下就用最快的速度,十萬火急地向這片雪山趕過來。

    由于錦瑟發現云河失蹤的時候,云河早已將那個影傀擊敗,所以當他們趕到這里,看到的僅僅是倒在血中的云河,以及哭腫了眼睛的青璇。

    “趙叔叔,父親他……”青璇哭泣著求救。

    趙英彥望了青璇和云河一眼,看到青璇的指縫間還殘留著些許血跡,是云河的血,頓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別碰他!”

    趙英彥用冷漠的聲音氣憤地沖著青璇吆喝,瞬間收斂起自己身上的氣息,一個箭步飆到云河身邊,心痛地將云河從雪地里抱起來,然后一掌輕輕向著青璇拂去。

    “啊!”的一聲,青璇徑直往后倒飛,跌出幾丈外的地方。

    幸而這里是一望無際的千年雪山,地上是厚厚的積雪,而青璇又是神軀,就算摔一跤,也不覺得痛。

    只是,突然被趙英彥從父親身邊推開,青璇茫然一陣心涼。

    趙英彥對待自己好冷漠,這態度,根本就沒有把自己視作孩子,而是把自己視作仇敵那樣……

    難道,他知道了父親因自己而受傷,此刻遷怒于自己身上?

    “彥哥,小殿下并不是故意的!她只是一個小孩,你這樣對待她,有些過了……”錦瑟見青璇被趙英彥一掌拍飛,于心不忍,跑過去將青璇扶起來,關心地詢問:

    “小殿下,你沒事吧?”

    青璇紅著眼睛,委屈地搖了搖頭,自知理虧,默默落淚,不作聲。

    趙英彥惱火地沖著青璇吼:

    “你明知道你父親現在只是一個虛弱的凡人,在他今天大婚的日子之際,把他擄到這種冰天雪地折磨成這樣,你用意何為?難道就因為他跟唐姑娘生下一個孩子,你就妒忌成恨,要置你父親于死地?想不到你小小年紀心腸就如此陰險,你叫我如何將你視作小孩?若不是看在你父親份上,剛才那一掌我就殺了你!”

    “不……不是的!我沒想過害父親!是一個長得跟唐紫希一模一樣的影傀把我捉走了,還封印了我的神力。父親為了救我,一路追蹤到這里,把影傀打敗救了我……后來,父親突然吐血昏迷,我想帶父親回神界療傷,在焦急之下就沖開了那個影傀的封印,沒想到我一碰父親,父親的皮肉就化血……然后,你們就趕到了!”青璇哭著解釋。
提示:個別地區章節圖片加載較慢,如出不出來,請刷新!
06年电子游戏软件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