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1439章 忍了
    第1439章    忍了

    傍晚的時候,燕寒墨到了第一個驛站。

    接到通知的驛站早就備好了千里馬。

    燕寒墨離開大燕國的這三個多月了,他從前所擁有的一切,還是如初,沒有任何被破壞。

    看來,燕君離和明茴蕓除了軟禁了燕小錦和燕小瑟,對于他的所有,并沒有下手。

    這讓燕寒墨微松了一口氣。

    其實這些,現在于他來說都是身外之物了。

    這里的一切,他根本拿不去現代。

    就算是拿去了,也不敢用。

    用了,就是自毀自己身份了。

    他才沒那么蠢。

    再有,他發現要那么多的銀子根本沒什么用,花都花不完,還要辦一個個的錢莊專門存錢。

    這錢莊存錢放貸雖然也是賺銀子的一種手段,可是操心呀,總要養打手。

    那都是燕寒墨所不想的。

    如果不是為了保護自己的銀財,他是不會請打手的。

    驛站的手下,看到他的時候都是一臉的興奮。

    燕寒墨端坐在餐桌前,早就備好的膳食了。

    一動筷子一入口,燕寒墨就感慨了。

    他一直以為這大燕國沒有什么吸引他留下的東西。

    卻是到此刻才發現,這大燕國的伙食飯菜還是能吸引他的。

    畢竟,現代的伙食雖然不比這大燕國的差了,也很豐富,各種各樣的菜式簡直是數不勝數,但是在現代的食材可沒有大燕國的原汁原味。

    地里的莊稼都灑了很多的化肥,地里的草都不象大燕國這里要用人工拔的,灑上什么除草劑,那草便不會再長了,只有莊稼才長。

    現代的雞鴨也不好吃,都是喂飼料長肉的。

    說什么土雞土鴨,也不純了,多多少少都喂了飼料的。

    所以說,高科技雖然好,但是真比不上這大燕國的原滋原味好,要知道這陣子在現代,對阮煙羅的伙食他們兩個可是操碎了心。

    吃個雞蛋都擔心有激素,土雞蛋都要一大早趕去小市場,從那些鄉下來的老人家的手上買上幾個。

    是的,如果有很多那一定是假的。

    一家子養的雞,幾天才有幾個雞,一個都要兩塊錢呢。

    想到這里,燕寒墨忽而就有些后悔答應阮煙羅以后都留在現代了。

    其實他們可以在現代和大燕國之間來回更迭。

    時不時的回來一下,帶上這里的無公害的食材回去現代,等吃完了再回來取。

    嗯,這才是最正確的生活方式。

    不能斷了現代,也不能斷了大燕國。

    不過這些,都要等他先救出兒子女兒之后再說了。

    這一餐飯,一想到好久沒吃到這樣食材,燕寒墨吃得很多。

    但是也很快。

    他的時間,現在都可以用金子來形容了。

    必須要盡快行動,盡快救出燕小錦和燕小瑟,否則,多在這里逗留一天,那邊阮煙羅就多擔心一天。

    她大著肚子呢。

    他才舍不得讓她擔心。

    想到這里,燕寒墨拿出了手機。

    從穿過來下都沒用,電還是滿格的。

    可是滿格了也沒用,這里沒有信號,根本上不了網。

    只能是打開手機看看玩玩,連與阮煙羅通個電話都不可能。

    擺弄了一會,燕寒墨又放下了。

    一旁侍候的手下早就發現了燕寒墨手里的怪物了。

    會發光呢,里面的界面看起來很神奇的樣子,都是他所沒看過的。

    他驚奇的眼睛都要瞪出來了,可還是猜不出來王爺手里這拿的什么。

    打不通電話,燕寒墨興致缺缺了,上不了網的他根本不想看手機了。

    還是吃飯吧。

    吃完了繼續趕路,燕寒墨一覺都沒睡,又趕了一晚上的路。

    天亮,剛好又到一個驛站。

    換了馬,一路往京城而去。

    抵達的時候,正好是黃昏傍晚的時候。

    這一路上,驛站里的人講述的與喜旺村的手下講的一模一樣,對于燕小錦和燕小瑟的下落,只知道他們被接去了皇宮。

    至于其它的,全然的都不知道。

    可是聽多了這樣的結果,燕寒墨就覺得哪里不對的感覺。

    孩子們到了皇宮,就算是被明茴蕓給監視了起來,那么,他留在皇宮里的人,多多少少都會放出一點消息吧。

    畢竟,這世上就沒有不透風的墻,只要是正在發生的事情,絕對能有人傳出來的。

    但是走了這一路,他什么也沒有打聽到。

    仿佛燕小錦和燕小瑟到了皇宮里就人間蒸發了,再也不見了似的。

    只是這個,都是他想象到的,并沒有真正的確認。

    就象圣虛的人找他,那也是生要見人,死要見尸,否則,就是不甘心。

    終于,皇城到了。

    易了容化了妝的燕寒墨把千里馬交給了一路上接應的手下,步行著往城門走去。

    現在的他,一眼看上去,就是一個普通的老百姓。

    一路上的大燕寒墨,并沒有什么特別的變化,還是如他離開時的樣子,看起來百姓們還算是安居樂業。

    其實燕君離是個好皇上,就算他為了鞏固自己的皇位,一個的提防著他,那也是正常的。

    但凡是玩弄權術之人,這是必須要做到的事情。

    身為上位者,就是對父母兄弟,也要時時刻刻的多留點神。

    否則,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經的百姓們,對燕君離的評價還是不錯的,比燕勛的評價還高。

    他并沒有看錯人。

    隨著排隊的隊伍,足足排了半個時辰,才終于到了城門前。

    “站住。”燕寒墨正要隨著前面一個人走進燕城,就被檢查的人攔住了。

    燕寒墨只得低調的停下來,“官爺可有什么事嗎?”

    “抬起頭來,哪里人?”

    燕寒墨抬起了頭,“云城的人。”想起初初見到阮煙羅的時候,她逃離之前就是告訴他她是要去云城的。

    結果他就被阮煙羅給誤導的找錯了方向,很久都沒有找到她。

    “叫什么名字?”守城的官兵上上下下的打量他,仿佛他是一個朝廷欽犯似的。

    讓燕寒墨真想報上自己的名字。

    可是一想到燕小錦和燕小瑟,他還是忍了,只要悄悄的進去皇城進去皇宮,來個猝不及防,他才能救出燕小錦和燕小瑟,否則,一切都無從談起。
廣告:看更大尺度的小說,請加微信公眾號: jraqxs ,謝謝!
06年电子游戏软件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