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卷 第35章 串門
    過了一些日子…,王金山按照吳明齋留給他的地址,去小區南排6號樓找他,看看他恢復的怎么樣。

    剛剛走到小區的南邊,在一片中心綠化的活動區域,有一個涼亭,雖然已經是10月底的天氣了,但由于這幾日天氣晴朗氣溫上升,涼亭里仍有一些老年人聚在一起打牌聊天,好不熱鬧。

    王金山順著聲音便湊到了跟前,就聽人群中有一個聲音特別響亮,“你們能跟我比嗎?我兒子是戰斗英雄,現在是大老板,女兒也爭氣,嫁給了大教授,就連我那孫子,沒出國留學前也經常給我洗腳捶背,另外政府還給我養老金,你們誰能比我強?”

    不是吳明齋又是誰?

    王金山心道,這老哥比我還能吹呢!

    “哎呀,吳老哥!一聽你的聲音就知道恢復的不錯!”王金山撥開人群走了過去。

    “王老弟!這幾天不見可把我想壞了!來來來,我給你們說,這個就是那天把我送進醫院的王老弟,你們這幫人誰也比不上他!”吳明齋拉著王金山的手,讓他坐在自己身邊。

    “噫唏!瞧這老吳又得瑟上了!”有個老頭撇了撇嘴走了,另外幾個也跟著他離開了亭子。

    王金山想,這幫人對吳明齋看來不怎么喜歡啊,也是,那些蕓蕓眾生們總是喜歡孤立出色的人,就像以前在凌云小區里自己被他們孤立一樣,這么一想,王金山心里頓時生出了心心相惜之情。

    還有兩三個老頭不肯走,其中有一個涎著臉看著王金山,對吳明齋說:“老吳哥,你看你把兄弟來了,今天中午不喝一頓嗎?”

    “好你個老崔!怪不得你沒有跟著老孫他們走呢,原來在這里等著陪酒呢!”吳明齋用手點了點那個老頭,“好,今天咱們幾個到我家去,正好我兒子不在家,你們好好陪我兄弟喝一杯!”

    “好好!沒問題!”老崔一臉獻媚,另外兩個老頭也趕緊跟著點頭。

    幾個人眾星捧月般地圍著吳明齋,朝他家走去,吳明齋看王金山站在原地發愣,回頭一把扯住他的袖子,“我說老弟,發什么愣呢!難不成還要跟弟妹請假呀!”

    幾個老頭哈哈大笑,王金山并不覺得難為情,掏出手機給李慧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他自己中午要去吳明齋家坐坐,還把樓號和具體門牌號都告訴了她。

    “哎呀!我說兄弟,你這妻管炎可忒嚴重了!難不成一會兒弟妹還要到我家來查你的崗不成?”吳明齋和幾個老頭兒都驚呆了,一起嘲笑起王金山來。

    “老兄,此言差矣!這怎么能說是妻管嚴呢?年紀越來越大,指不定出門就碰見什么事情,還是彼此間通個氣比較好,省得對方擔心!”

    “嘖嘖!這不是一碼事嗎!算了,走走走,到我家喝酒去!”吳明齋怕再說下去,這幾個沒心沒肺的老頭,開起玩笑沒有數,再傷了王金山的顏面,那就不好了。

    到了吳明齋家,王金山被屋里豪華的裝修震驚了,南區和北區王金山租住的房子不太一樣,吳明齋家明顯大了很多,大概有三四個房間,裝修頗為講究,看不到墻面,不是壁紙就是護墻板,顯得很上檔次。

    “怎么樣?我兒子的品位還行吧?”吳明齋對自己家的裝潢頗為得意,因為吳明齋腿腳不方便,兒子在老年病醫院附近買了這套房子,為了讓吳明齋出入方便,還專門買了一樓。

    王金山被吳明齋領著到院子里參觀了一番,各種花花草草此時大多已經枯黃落葉,但從擺放的層次來看,春天的時候,院子里應該是百花齊放,綠意盎然。

    “老哥哥,你真是好福氣,兒子這么孝順!”王金山打心眼里羨慕,他甚至后悔自己的新房當時選了四樓,這樣看來一樓帶院子的房子也是很不錯的。

    “那是,我這兒子從小聰明伶俐,復員后,本來因為他立過功安排了工作,但他志不在此,辭職自己創業,當時我還氣得夠嗆,沒想到真給他做出一番事業來!”吳明齋提起兒子那是滔滔不絕。

    “我那不爭氣的兒子也辭職了,說是去南方發展了!我已經很久沒有他的消息,也不知道混得怎么樣?不然就是她們娘倆故意不讓我知道,算了,別說這些煩心事!”王金山揮了揮手,好像能將煩惱也揮了出去。

    “兒孫自有兒孫福,你看老孫他們幾個,兒女個個不爭氣,下崗的下崗,失業的失業,尤其那個老李,兒女個個來啃他的老,就他那兩三千塊錢的退休金,平時都補貼給兒女了,所以喜歡跟著我混吃混喝!”吳明齋湊到王金山耳朵旁小聲的說道。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都不容易啊!對了,老哥你腿腳不方便,我來幫你弄幾個菜!做菜可是我的強項!”王金山覺得喝酒不炒兩個菜怎么能行呢?

    “那敢情好!我這有幾個現成的,再炒兩個熱菜!差不多就行了!”吳明齋拉開雙開的大冰箱,里面琳瑯滿目,又一次閃瞎了王金山的鈦合金狗眼。

    “哇!這哪是冰箱,這是超市啊!”王金山嘴里嘖嘖有聲,“德州扒雞!南京咸水鴨!這一盒一盒的是?”王金山覺得自己有些鄉巴佬進城,里面還凈些自己不認識的新鮮玩意。

    “哦!這里面都是我兒子臨出差前置辦的,怕我沒有東西吃,應該是些半成品,加加熱就能吃的!這邊還有蔬菜,什么蘆筍啊,胡蘿卜什么的!”

    “哦!”王金山打開其中的一盒,里面居然是腌制好的芙蓉魚片,盒子上還貼著保質日期,今天還在保質期內。

    王金山隨意搭配炒了四個菜,吳明齋動手撕開了一袋燒雞,切了幾個皮蛋,五個老頭叮當的喝了起來。

    “咱們首先熱烈歡迎我新認識的兄弟老王加入咱們這個小圈子!”吳明齋舉起了酒杯。

    “老吳哥,你頭上的傷好利索了嗎?能不能喝酒?”王金山有些擔心。

    “早就拆線了,不信你看!”吳明齋撩起頭頂的頭發,下面被遮擋的地方剃光了,一道深紅色的傷疤觸目驚心。

    “那你也要少喝點!”

    “對,老王說的對,老吳你少喝點,我們就能多喝點!”老李嬉皮笑臉的說的。

    “好好好,我就意思意思!兒子不讓我喝酒!我只能趁他不在家偷偷的喝點!”吳明齋舉了舉酒杯一飲而盡。

    “好酒!”王金山忍不住夸贊!

    “那當然!你們看看,這里面泡的人參老大了!”吳明齋得意的說道!
提示:個別地區章節圖片加載較慢,如出不出來,請刷新!
06年电子游戏软件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