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206章 大富(2)
    一個人,從赤貧到大富需要多久?

    齊磊用自身的經歷告訴大家,一年的時間足夠!

    冬天里,齊磊結算了好幾處小工程的尾款,又加上剝削“盲流”工人們的工資,存款已經突破了五萬。除此以外,大約還有一兩萬的尾款,在張國寧的手里,沒有結算。

    臘月二十二,齊磊就早早地回鄉了。他直接從南京租了一輛中型客車,帶著工人們衣錦還鄉。還有幾個盲流工人,齊磊也全部發給路費,就地解散。

    對振華,齊磊還是一樣的大方和豪爽,又送了兩箱酒兩條煙,比去年的檔次更高,價格更貴。

    欠信用社的三千塊貸款,齊磊也還了,還給施主任送了一套文房四寶和一盤玉雕象棋。施主任很喜歡齊磊這次所送的禮物,半推半就地收了下來。

    齊磊又開始殺年豬,置辦年貨,給小蝶和孩子買新衣服,花錢大手大腳,一擲千金。

    臘月二十七的下午,振華正在家里給鄉親們寫門對的時候,齊磊又來了,咧嘴笑道:“振華,手里的活放一下,陪我去看看鐵橋。”

    振華皺眉:“怎么,你想鐵橋了?”

    齊磊嘆氣:“鐵橋是我撿來的,我要對她負責任啊!我聽說,宋家財這個年,過不去了,家里什么都沒有。鐵橋帶著孩子,這……”

    振華笑道:“怎么辦?你要去扶貧?”

    齊磊點頭,嘆氣道:“算我倒霉,送點慰問金給他們過年吧。”

    振華想了想,問道:“你打算給多少錢?”

    “五百塊吧,差不多也夠他們過年了,不夠再加點。”齊磊說道。

    振華搖搖頭:“別給了,這五百塊給到宋家財的手里,肯定被他花了。你要是可憐鐵橋,就給她打些年貨,買些生活必需品吧。”

    齊磊思忖片刻:“你說的也對,走吧,我們去鎮上,給鐵橋買些東西。”

    振華只好放下手中的活,陪齊磊一起去慰問貧困戶。

    齊磊首先從王響家里買了十五斤豬座子肉,和振華一起,給宋家財順路送過去。

    “磊哥!”宋家財看見齊磊來了,急忙上前敬煙。

    齊磊一眼瞥見煙盒,不由得大怒,抬腳踹了過去,罵道:“你個王八孫子,居然抽上好煙了?兩塊錢一包的煙,是你抽的嗎?整天不想過日子,有了錢就糟蹋,哪一年你才能翻身?”

    宋家財不敢跟齊磊翻臉,陪笑道:“磊哥,這是別人給我……給我老叔的,我老叔在人家支鍋……”

    “聽你鬼扯!”齊磊瞪眼,將手里的豬肉扔在宋家財的懷里,又罵道:“這十五斤豬肉,是我特意買來給你過年的。你小子給我少吃點,讓鐵橋和孩子多吃點!”

    宋家財大喜過望,接過豬肉咧嘴笑道:“嘿嘿,我兒子還不能吃,只能吃一些碎肉末……謝謝磊哥,謝謝磊哥。”

    鐵橋從屋里走出來,目無表情地看著齊磊和振華,身形消瘦,眼神麻木而空洞。

    以前看見鄉親們,鐵橋都會點頭微笑。

    現在,鐵橋似乎變了一個人。

    從鐵橋的臉色和眼神中,振華似乎讀到了幾個字:哀莫大于心死。

    誠然,任何女人嫁給宋家財,都會心死的。宋家財又懶又饞又無賴,整天除了喝酒抽煙偷魚打老婆,啥都不干。什么樣的女人,能對他不死心?

    齊磊心中愧疚,勉強笑道:“鐵橋,好久不見了,你現在……還好吧?”

    鐵橋瞪了齊磊一眼,冷冷說道:“你是瞎子嗎?好不好,你看不見?”

    齊磊張口無語。

    “媽的,磊哥送豬肉給我們過年,你怎么不知好歹?”宋家財大怒,沖到鐵橋的身前,舉手就要打。

    “住手!”齊磊動作更快,沖上去踹開了宋家財,瞪眼罵道:“宋家財你想干什么?你敢動鐵橋一下,我斬了你的爪子!”

    “磊哥,我就是嚇唬嚇唬她……”宋家財急忙賠笑。

    齊磊瞪著眼睛,手指宋家財說道:“我都聽說了,你在家里經常打鐵橋。我現在就警告你,再敢動鐵橋一根頭發,我就廢了你!”

    宋家財點頭哈腰:“是是是,我聽磊哥的。”

    鐵拳不打笑臉人,齊磊也不好再收拾宋家財,說道:

    “本來想給個千兒八百,讓你過年。但是你抽煙喝酒又賭錢,所以,還是給你買點年貨吧。你等著,我和振華再去鎮上,給你買些東西來。從今以后,你好好對待鐵橋,我會繼續拉你一把。如果你再不上道,毆打鐵橋,我就把鐵橋母子倆帶走,讓你他媽的做八輩子光棍!”

    宋家財聽說還有年貨,更是低頭彎腰,陪笑道:“謝謝磊哥,我保證從此以后好好干!”

    齊磊又看了看鐵橋,心里嘆氣,和振華一起轉身而去。

    鐵橋一直冷冷地看著,一句感謝的話也沒有。

    齊磊和振華來到鎮上,又買了一些糖果糕點瓜子,買了兩箱便宜的白酒,買了二十斤掛面,給宋家財送了過去。

    最后,齊磊還是給宋家財留下了三百塊錢,讓他給孩子和鐵橋買件新衣服。

    慈善活動結束,齊磊推著自行車,和振華走在回去的路上,嘆氣道:“振華你看出來了吧,鐵橋在恨我,也恨你。”

    “滾你大爺的,鐵橋恨你是應該的,為什么要恨我?”

    “如果你當初要了鐵橋,鐵橋現在,又怎么會如此凄涼?”齊磊翻白眼。

    “非洲還有幾百萬凄涼的女子,衣不蔽體食不果腹,比鐵橋更凄涼,我是不是要把那些人,全部討回來做老婆?”振華瞪眼。

    “不簡單,已經換口味喜歡非洲女子了!”齊磊哈哈大笑。

    當天晚上,振華在齊磊家中吃晚飯。

    齊磊也沒叫別人,只有振華。

    喝酒的時候,齊磊說道:“振華,小蝶讓我給她父母寄三千塊錢,我今天上午去河源鎮寄了五千。畢竟,我當初把小蝶帶回來,什么也沒給她父母。現在,我想給小蝶父母寫封信,看他們能不能原諒我和小蝶。如果他們愿意原諒我們,小蝶也就有娘家了。你幫我參考參考,這信應該怎么寫?”

    (11月17日,第三更,謝謝大家的推薦票和打賞!)

    
提示:個別地區章節圖片加載較慢,如出不出來,請刷新!
06年电子游戏软件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