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202章 遭人誣陷
    凌皓取出了一個小瓶子,將那帶著血滴的銀針小心翼翼地封裝了起來。

    看著悲痛欲絕的方大成兄弟倆,凌皓的心情也很沉重。如果自己早一天能夠來這里一趟,那他們的母親應該還有七成的活命機會,可現在卻是一絲可能性都沒有了。

    畢竟,人死如燈滅,身體的各項機能已經徹底死亡,而凌皓也并非大羅金仙,自然也束手無策。

    正想開口安慰方大成兄弟倆幾句,驀然間原本平靜的工地上瞬間傳來了一陣急促的呼救聲。

    “快來人啊!救人啊!”

    是一個女子歇斯底里的呼喊聲,聲聲直抵靈魂最深處,挑動著每一個人的神經,就連凌皓也聽得心驚肉跳。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遲疑,凌皓身形一晃,便朝著呼救聲來源處奔了過去。

    距離方大成兄弟倆所在的板房約摸五百米左右,同樣是一間板房里,一個三十出頭的女子正癱在地上,懷中抱著一個男子的頭,披頭散發,面色慘白,正驚慌失措地尖叫著。

    凌皓從五百米開外來到這里的時候,隔壁才陸續有人出來朝這邊趕過來。

    凌皓在門口稍稍停了一下,便走進了眼前的板房中,在那女子驚愕的眼神中,半蹲下來看了那男子一眼。

    起身,下意識地摸著鼻尖,眉頭已經皺成了一團。

    “怎么回事?發生什么事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四十出頭、挺著啤酒肚的光頭男子大步流星趕了過來,大老遠就扯著嗓子問道。

    自然沒有人回答。

    那光頭男子也并不在意是不是有人回答了自己,仿佛早已經料定沒有人會回答自己,只是徑直走進了板房。來到了女子身邊。

    “老張家的,老張頭這是怎么回事?咋滴了嘛?”光頭腦子眉頭緊皺,同樣用滿是方言味的普通話問了一句。

    “他……他剛才還好好的,突然間就口吐鮮血昏倒了,俺……俺也不曉得是咋回事!”那女子驚慌失措地說了一聲。

    “那還等個啥子嘛,快叫救護車撒!”光頭男子狠狠地跺了一下腳,口中說著,便掏出了手機準備打急救電話。

    “沒必要打了,人已經去了,打了也沒用!”站在一旁的凌皓淡淡地說了一聲。

    “你說什么?人已經去了?你是哪個?”光頭男子一愣,停下了準備撥號的動作,斜著眼睛看著凌皓問了一句。

    凌皓沒有再理會,直接朝外走去。因為他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必須盡快趕去處理!

    然而,他只向前邁克兩步,便覺得腿上一緊,已經被那個女子雙手抱住了。

    “就是你這個遭天殺的啊!俺家男人剛才還好好的,就是你一來才出了這種事,都怪你啊!你陪俺男人的命來!”

    那女子死命地抱住凌皓的左腿,哭天喊地。

    此時板房門口已經聚集了很多工人,看著眼前這一幕,原本疑惑重重的一張張臉上慢慢地浮現出了憤怒來。

    “小子,你究竟是誰?到底是干嘛來的?又是如何下死手害了老張頭的?識相的話老老實實招了!”光頭男子眼珠子一轉,板起了臉厲聲喝問道。

    “我是方大成兄弟倆找來給他母親看病的!至于什么老張頭遇害云云,我并不知情,也與我無干,所以無可奉告!”凌皓只道是這女子突然喪夫后心智失常才會這么胡言亂語,當下也不以為意,冷冷地解釋了一句。

    “你說你是方大成兄弟倆找來給他們目前看病的?”光頭男子嘴角抽搐了幾下,將目光從凌皓身上移到了門外邊說道:“大成,這小子說的可是真的?”

    人群的目光齊刷刷看向了一個人。

    只見此人滿面淚痕,正是剛剛喪母的方大成,聽光頭男子這么一問,很是鄭重地點了點頭。

    凌皓見狀,更不想再逗留,再度邁開了步伐準備離開。

    誰料他剛剛邁出去的一只腳還沒有落地,便聽到方大成咬牙切齒地指著凌皓說道:“就是他,害死了俺娘!他就是一個殺人兇手!”

    眾人一聽方大成如此一說,先是一愣,隨后反應了過來,立即齊刷刷將凌皓團團圍住。

    凌皓萬萬沒有想到竟然會出現這種情況,下意識地摸了摸鼻尖,眼睛瞇起了三分,看向方大成的目光中已經有了幾分寒意。

    那光頭男子聽到方大成說凌皓是殺人兇手,面色登時大變,立即下意識地退開了三步躲到了人群中,這才定了定神,陰笑著說道:“我就說嘛,小子,殺人償命,你可走不得!”

    “人不是我殺的,如果你們再這么糾纏不清,那么你們也難逃一死!不想死的,給我讓開!”凌皓劍眉一挑,冷冷地說了一句。

    對于這樣手無縛雞之力的吃瓜群眾,凌皓著實沒法狠心像對付修武者那般毫不留情,可是眼下事態又不容得他再繼續耽擱,所以不知不覺中還是動用了一絲鴻蒙罡氣。

    原本緊緊圍住凌皓的眾人,陡然間莫名其妙感到一陣寒氣,下意識地退開了五步,卻依舊死死地將凌皓圍在中間。

    “還愣著

    做啥子?快打電話報警撒!”光頭男子沒天介地朝著眾人吼了一句。

    立時便有人掏出了手機準備打電話。

    凌皓眉頭再度一皺,心念一動,鴻蒙罡氣無聲無息地散發了出去。

    “咦,怎么沒信號?”

    “我的手機沒信號打不出去電話啊!”

    “怎么回事?這里信號一向都很好的呀!”

    一時間,人群中一陣擾動,那些準備打電話的人都七嘴八舌地嚷嚷了起來。

    趁著這個功夫,凌皓直接打開了狂龍峽谷的入口,一步跨入其中,就此從眾人團團包圍下消失。

    “他……他人呢?”光頭男子看到凌皓好端端一個大活人,竟然從自己面前蒸發,頓時嚇得面如土色,隔了好半晌才哆嗦著用嘶啞的聲音喊道:“鬼!有……有鬼啊!救命……救命啊!”

    一邊喊著,一邊沒命地推開眾人,跌跌撞撞地跑到了自己的板房中,“哐啷”一聲響,板房門被重重地關上。

    剛才還氣勢洶洶的眾人,自然也被嚇得不輕,特別是被光頭男子這么一喊,立時一個個感到毛骨悚然,哪怕是大中午也覺得后背直發涼,哪里還顧得上打電話?都驚慌失措地逃回了自己的板房中。

    一陣“哐啷啷”的聲響過后,剛才還人聲鼎沸的工地再度恢復了平靜,而剛剛死了丈夫的女子早已經被這情景嚇得暈了過去。

    凌皓沒有絲毫耽擱,直接閃身來到了狂龍峽谷中剛剛建成投入使用的設備間,出現在了譚永泉面前。

    正沉浸在設備調試操作中的譚永泉只覺眼前一花,正納悶的時候便看到凌皓出現在了自己面前,登時一愣。

    “出了點急事,來不及等你們磨合調試結束了,現在需要緊急化驗分析出這份樣本中的成份!越快越好!”

    凌皓將從方大成母親身上采集來的血樣遞給了譚永泉,鄭重其事地叮囑了一句。

    譚永泉見凌皓少有的嚴肅,也是一驚,毫不猶豫地接過了那個盛著血樣的瓶子,點了點頭道:“放心,我這就安排!”

    說完也不待凌皓再說什么,便直接轉身進了化驗室。

    凌皓微微思忖片刻,轉身來到了洪思宸的辦公室。

    “這兩天格萊斯公司那邊有什么異常嗎?”一進門,凌皓便朝著巫自盯在電腦前面的洪思宸問了一句。

    “老大,你回來的正好!我正準備聯系你呢!我找到了一條消息,暫時沒法確認它的真實性,你快來看看!”

    
提示:個別地區章節圖片加載較慢,如出不出來,請刷新!
06年电子游戏软件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