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266章 山之巔(2/2)
    她比少女年紀大了幾歲,手里拿著一把綠色的,作荷葉造型的傘,身上穿著偏中性的袍服,手里卻提著一個銀色的,窄長的大箱子,與她的體型并不太相稱。

    打荷葉傘的女子幾步小跑來到她面前,歡快地說道:“小夏夏,還好你走得快,不然又要死一個人了。走,我們先去宋岳家,看看綠梅山莊怎么樣了。”

    黃裙的少女并沒有馬上跟著她走,而是看了一眼少年。

    隨后才說道:“不用了,綠梅山莊里面,大概已經沒有人了。這個孩子,應該是最后一人吧。”

    “沒有了???你感應到的嗎?哇哇,不愧是劍仙,這么靈敏的嗎?”

    少女似乎對她的同伴非常無奈,她道:

    “嗯,主人說過,我的內氣是生命與自然雙屬性,而且我的生命感悟很高,所以對生機的感應可以很遠,很準確。”

    她稍微解說了一下,然后,問著女子:“既然宋家的人差不多死光了,我們這次救援,算是失敗了。那么,你打算怎么處置宋家的遺孤呢?”

    打荷葉傘的女子立刻犯愁了,“唉,怎么處置呢?讓我帶孩子辣是不可能的。要不我們把他送去孤兒院吧。”

    黃裙少女沒好氣地道:“你呀!宋岳明明就是你朋友,他家滿門被滅,剩個遺孤,你都不考慮下還會有人對遺孤下手的問題嗎?”

    “對哦!我忘了!謝謝提醒。那我們把他家的仇人殺光吧。這樣就不用擔心了!”

    黃裙少女扶額,一副頭疼的樣子,“這樣也行,反正天道之令,派我過來,總歸要幫你幫到底。”

    她的目光重新落到少年身上,問著他:

    “你叫什么名字?和宋岳是什么關系?先跟我們走吧。我們先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放心,你的仇,我們會幫你報。”

    少年打一個激靈,忽然之間,他明白了自己的處境,也明白了自己該干什么。

    于是,他向前一步,在瓢潑的大雨之中,于泥水泛濫的地上,噗通跪下。

    泥水污染了他的身軀與腦袋,他聲嘶力竭地叫道:

    “師父,請收我為徒,教我武功吧!”

    躲在地窖里的那四天,讓少年明白了一件事。

    他再也不會幼稚地以為不好好練武也沒事了。

    在這個刀頭舔血的殘酷江湖之中,武功好不好,不是日子過得好不好的問題,而是生與死的距離!

    而這名身著黃色裙裝,在滿天大雨中不被沾濕的少女,卻擁有著將他家無人可以抵抗的高手一斬兩斷的實力!

    他不能錯過這樣的高手!

    “喂,你還沒回答小夏夏的問題呢!”打荷葉傘的女子踢踏著雨水來到少年身邊,提著大箱子,俯下身看著跪在地上的他,“你是誰啊?”

    “……我叫宋鴻,我是宋岳的兒子。”少年在泥水中卑微地答道。

    “噢噢,是兒子啊,行吧。嘖,有種必須負責的感覺呢!畢竟宋岳算是被我連累的,哼唧!”女子撅起嘴說道。

    黃裙少女默然無聲地聽著兩人的對話,直到女子問完話,才重新開口了,她淡淡地說道:

    “收徒,倒也可以。主人原本就令我傳播武功。那,你從今天開始就跟著我吧。”

    宋鴻大喜過望,又以弟子見師父的禮節,重新恭恭敬敬地磕了三個響頭。

    “還未問過師父的名諱,求師父告知弟子。”宋鴻跪在地上說道。

    打荷葉傘的女子在一旁說道:“你這人好怪噢!非要把自己泡在泥水里說話。”

    “黍水,好啦,這孩子剛剛失去了所有親人,你先別刺激他了。”

    黃裙少女無奈。

    “啊?我這話哪里刺激人了?我怎么沒感覺出來。行吧!你是人族你說了算!”

    少女看著宋鴻,說道:“我的名字……就叫夏吧。我,單名一個夏。”

    夏。

    宋鴻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念誦著這個名字。

    ……

    隨后,宋鴻就跟著夏與黍水,開始了他的江湖旅途。

    這兩人并不是在趕路的樣子,反而顯得分外悠閑,尤其是黍水,簡直就是在游山玩水。她時不時就會帶著夏去逛街,偶爾還會買些衣服。這個時候她要么把舊衣服扔掉,要么從箱子里拿出些東西,塞入懷里,再把衣服疊一疊放進去。

    宋鴻想看清那個神秘的大箱子里裝著什么,可惜黍水從來不讓他看見。

    但與這悠閑很不一致的是,無論何時,何地,只要有敵人襲來,或是她們來到了敵人所在的地盤,都會讓所有敵人后悔成為她們的敵手。

    沒有任何人是夏的一合之敵。

    宋鴻那時才知道,當初他看到夏一劍斬斷瘦長男人時的能力,并不是她的最強實力。

    瘦長男人,雖然也是先天高手,但卻不是江湖之中頂尖戰力。

    而隨后的時間里,江湖中幾乎所有的頂尖戰力,都來夏面前溜了一遍。

    夏帶著他們輾轉四方,踏遍江湖,讓宋鴻見到了無數精彩絕倫的戰斗。

    并且,也讓他見識到了黍水的惹事能耐。

    因為每次夏都會說:“黍水啊,你連這個門派也得罪了,你是不是已經把全江湖九成九的勢力都招惹上了?”

    “我感覺好像是!”黍水不但沒有一絲一毫的內疚,反倒像是做了一件好得意的事情。

    夏嘆氣。

    因為兩人并不著急,所以夏也就有著充足的時間來教導宋鴻。

    她直接用內氣引導,幫助宋鴻打下內功基礎,再傳授給他一種吐納術,讓他自行修煉。至于劍法,夏也悉心加以傳授。

    宋鴻練得非常刻苦。

    綠梅山莊,兩百多號人,每一個人的死,都被他沉沉地背在了心上。他一毫也不敢放松,生怕自己對不起那些逝去的家人。

    不光如此,事實上,他也有著對夏,這位師父,一種近乎瘋狂的崇拜。

    在那一天,夕陽西下,風沁涼。

    夏帶著黍水,帶著他,站在懸崖頂上,下方,密密麻麻地站滿了人,或是揮著旗子,或是舉著兵刃,叱喝聲四起。

    這陣仗,乃是江湖之中最強的八個勢力的聯軍。

    五大幫會,三大門派,傾巢而出,圍剿他們三人。

    在此之前,夏與黍水已經讓站在她們這邊的少數人和勢力各自退走,而她們則留下來斷后。

    所以,就出現了這一幕。

    “她就一個人,能打得過我們千千萬萬人么?”

    “我們堆也堆死她了!”

    “夏魔女,我們勸你趁早束手就擒!”

    宋鴻在一旁看著那茫茫人海,只覺得絕望,他師父可以打得過一人,十人,百人,可是若是他們輪流而上,師父能堅持多久?他們能堅持多久?

    宋鴻握住手里的劍,咬著牙,說道:“師父!你不用管我,就算死,我也要和師父死在一起!”

    ----

    推薦個朋友的書:《虛影之王》

    妙書屋

    
提示:個別地區章節圖片加載較慢,如出不出來,請刷新!
06年电子游戏软件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