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借力
    各路大軍分頭行動,速度各有快慢。而各路人馬之中,速度最快的乃是彭林那一路,畢竟,他帶的兵馬不多,還都是騎兵。花了一天一夜時間,他們一行人終于是趕到了壺關之外。

    “我說,將軍這一次派咱們去拿下馮鴦,這倒沒有什么!只是,那壺關如今乃是他的地盤,對方人多勢眾,咱們要想抓~住他的話,怕是不容易啊!而且,咱們還得力保慕容評不會趁虛而入,不能因此將大敵給放了進來。屠兄弟,你可有什么好辦法?”離壺關還有數十里之時,彭林對一旁的屠七問道。

    “以咱們手中的兵馬,硬拼是肯定不行的。馮鴦要是向其他地方逃了都沒有問題,萬一他直接跑到虹梯關去,打開關門將燕軍給放了進來,那可就大事不妙了。所以,咱們必須得在他沒有發現之前,便將他給拿下!”屠七緩緩說道。

    “呵呵,我就知道將軍必有考慮,否則的話,也不會將你派來了!這一次行動,我聽你的!你說怎么樣干就怎么樣干吧!”聽到這話,彭林不由的笑了,說道。

    “咱們這一路偃旗息鼓,因此沒有多少人知道咱們已經是快到壺關了。等到了壺關之外時,你帶人在城外等著,我先進城去。只等到我發出信號之后,你再率軍進城,將馮鴦一舉拿下!”屠七點了點頭,也沒有客氣,將自己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好,那咱們就這樣說定了!晚上你舉火為號!”兩人當即便商量妥當了行動的方案。

    壺關這個地方不算特別大,所以,一旦駐軍之后,也就沒有多少讓百姓進出的空間了。除了守衛的兵馬之外,大多都是各地來的塢堡主們。但他們平日里除了去視察一下戰場之外,其他的事情幾乎沒有。

    駱家堡的堡主,前兩天便剛剛從虹梯關那里回來。上一次調集的那些人馬,此時也都已經是到位了。見到那邊的戰事還算順利,燕軍似乎并不能攻下虹梯關,他與其他的一些塢堡主們也算是安心了許多。

    “也不知道北邊的情況怎么樣了!希望能夠盡快分出一個勝負來吧!否則的話,這樣拖下去,大家都得被拖死在這里!”想了一陣之后,駱堡主不由的暗自嘆道。

    自己這些人手中的兵馬,每天都在不斷的損失當中。如果一直見不到盡頭的話,怕是很快就會有人支撐不住了。到了那個時候,慕容評的大軍必然是攻破關口,進入上黨。

    “主人,門外有人求見!”休息的間隙,跟隨的老仆前來通報。

    “是什么人?”駱堡主愣了一下,看了下天色,皺眉問道。

    “小人也不認識,不過,他說乃是主人的故人!”

    “既然如此,請他進來吧!”駱堡主想了一下,吩咐道。

    沒有多久,一個年輕人在老仆的帶領之下,走了進來。駱堡主看著眼前的這個人,怎么也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不由的有些疑惑。

    “你先下去吧!”遲疑了一下之后,他將老仆揮退。而后才說道:“請恕老夫眼拙,實在是記不起何時見過閣下了!”

    “駱堡主不必多想,咱們這還是第一次見面!在下屠七,乃是華山軍李將軍麾下行走之人!”年輕人輕輕一笑,說道。

    “華山軍的人!”聽到這話,駱堡主便明白了。

    不過,他不明白的是,華山軍的人為什么會直接找上自己了。雖然說之前便算是有過交道,但那只是通過自己的侄子而已。這樣的直接會面,還是第一次呢。

    最重要的是,他不認識屠七。也不知道屠七在華山軍那邊究竟算是個什么地位和身份,根本也無法確認對方所說是真的還是假的。

    “不錯!駱堡主不必擔心,在下乃是貨真價實的華山軍,并不是他人假冒的。此次前來,乃是有事請堡主幫忙!”屠七一見對方臉上神色,便猜到對方對自己并不是很信任。不過,他也不是很在意,畢竟,對方如果越謹慎的話,對自己而言便越有好處。

    “哦?有何事需要老夫效力的,還請直說!若是老夫能夠辦到的,自當相助,若是力所不及的話,那就無能為力了!”聽到這話,駱堡主心中多少信了一些。沉吟了一下之后,示意屠七坐下,一邊說道。

    這話說得相當客氣,至少,并沒有大包大攬,顯然是有所保留的。

    “在下~身在職方司,這一次乃是受將軍之命,前來抓捕反賊馮鴦。此人現在壺關之內,但其身旁多有親信之士,抓捕不易。再者,我們并不希望此事會影響到東面的戰事,所以,還得請駱堡主相助,拿下馮鴦,并保證關口安全。”屠七也不拐彎抹角,當場便說明來意。

    聽到這事,駱堡主的神色不由的一下子變了。他也沒有想到,華山軍如今居然開始抓捕馮鴦了,如此一來,豈不是意味著他們要對上黨下手,想要將整個上黨都給牢牢的掌控在手中了!

    當然,這一點對他來說倒是沒有什么關系。畢竟,誰當上黨的主人,對于他們來說似乎都沒有太大的關系,只要能夠保證他們這些人的利益便行了。

    更何況,之前的交流之中,雙方也算是有了一個不錯的基礎在呢。只是,他還有著其他的擔心,最大的擔心便是華山軍能否掌控住局勢。萬一抓捕馮鴦之后,由此惹出其他的事情來,自己可就不想再趟這渾水了。

    “老夫聽說武鄉縣城那里,李將軍正與張使君的人馬大戰之中,不知為何此時要將馮府君拿下呢?如此一來,怕是會引發意外,到時候影響北邊大局!”想了一下后,駱堡主說道。

    “呵呵,堡主多慮了!不瞞堡主所說,武鄉縣大戰,已經于兩天前結束了。在將軍的率領之下,大軍夜入敵營,張平只身北逃,兩萬大軍全軍覆沒矣!如若不是這樣的話,將軍又豈會派在下前來抓捕馮鴦呢?堡主能夠想到的事情,將軍大人自然也有考慮!”聽到這話,屠七不由的笑道。

    “什么?武鄉縣大戰已經結束了?張平大敗?為何我們竟沒有聽到一點消息......!”這個消息,真如是晴空一道霹靂落在他的頭頂上一樣,將他震得不輕。愣了許久之后,這才回過神來,連聲問道。

    不過,問到最后他忽然間明白過來了。這個消息一定是被華山軍給封鎖了,目的就是為了不讓這邊的人知道,好對馮鴦下手的。

    一想到此時華山軍已經是騰出手來,整個上黨之地再無人能夠抵擋住他們,駱堡主的心中可謂是一片翻江倒海一般。

    “實不相瞞,此次在下雖然是只身前來見堡主,但兵馬就在城外等著。我們知道關內還是有不少心向華山軍的人,所以,并不打算強攻此地。但如果沒有辦法的話,那也不得不行了!駱堡主,拿下馮鴦,這可是大功一件,要與不要就看您自己的了!您可得盡快做決定才是,要不然,我就得去別家看看了!”屠七見到他還在沉思,便嘆了口氣,悠悠說道。

    聽到這話,駱堡主終于是回過神來。他明白屠七的意思,自己如果不干的話,便意味著是與華山軍站在對立面上。

    而且,這件事情重大,絕對不可能作假。一旦消息被其他人知道,想要投靠華山軍的人必然更多。到時候,抓捕馮鴦的事情,必然人有搶著去做的。

    “屠大人希望老夫如何配合呢?”想到這里,他也就不再猶豫,心中已經決定和華山軍站在一起。

    “駱堡主果然是聰明人。這件事情,咱們只需要這般便可!”屠七聽到他的話,便知道大事已成,隨即低聲對他說出了計劃來。

    作為上黨太守,馮鴦最近一直都睡不好覺。心中一直覺得不安,隱隱覺得有些什么事情要發生一般。

    他知道自己這是在擔心北邊的戰事,自從知道長子縣外華山軍大勝,李信率軍北上支援武鄉縣之后,他這心中便一直都在擔心。

    他就怕那張平打不過華山軍,到時候的話,自己在這上黨之地,恐怕就徹底沒有翻盤的希望了。

    最近這些日子,他也開始在謀劃一些事情,開始尋找一些可能的出路。畢竟,人挪死樹挪活,自己不可能在一棵樹上吊死,總得留一條后路才是。

    想來想去,他發現自己周圍似乎只剩下一條出路了,那就是燕國。否則的話,自己可能連上黨都出不去。畢竟,一旦華山軍北邊贏了之后,幾乎所有的道路都在他們的掌握之中了。

    但這條道路也不是那么好走的,畢竟,之前他親自將燕國派來的太守給逐出去了。這件事情,如今怕是還沒有過去,一旦自己失去上黨,沒有了價值的話,誰知道慕容俊會不會再清算舊賬呢。

    “唉,究竟該如何是好呢?但愿那張平能夠爭氣一點,將李信給打敗了。否則的話,我怕是不得不歸順燕國了!”翻來覆去的想了許久,馮鴦也沒有想出個頭緒來,但困意卻終于涌上來了。百镀一下“東晉唐王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提示:個別地區章節圖片加載較慢,如出不出來,請刷新!
06年电子游戏软件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