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桃花運?桃花劫?(一)
    明軍火燒龍山糧倉后,駐守在王京城內的倭國人頓時陷入恐慌。

    連日的陰雨,致使王京城內病疫爆發,很多倭國士兵染上癤瘡,他們在無藥醫治的情況下,繼發感染化膿等嚴重癥狀。

    缺吃少穿再加上缺醫少藥,致使整個王京城內的倭國士兵士氣低落,軍心渙散。

    無奈之下,王京城內倭軍最高決策機構經過慎重考慮,決定同明軍議和。

    當然,議和大計必須得到倭國關白豐臣秀吉的同意才可實行。

    于是,倭國人立刻派出特使,火速從王京城趕往倭國名古屋,向倭國的最高領袖豐臣秀吉請示匯報。

    老謀深算的豐臣秀吉權衡利弊,決定以退為進,暫時同意同明人議和。

    豐臣秀吉很清楚,一單議和成功,明軍極有可能從朝鮮退兵。到那時,已經得到休整的倭**隊,完全可以再殺一個回馬槍。

    想必措手不及的明國與朝鮮,到時候恐怕悔之晚矣。

    只要擊敗朝鮮境內的大明軍隊,倭軍就可一鼓作氣,攻進大明,將大明天子轟出北京城。

    很快,經過豐臣秀吉批示同意的同明軍議和的提議傳回王京城內。城內倭軍立刻派出使節,去往駐扎在王京城北的明軍營帳,向明軍投書乞和。

    為及時了解大明朝廷對議和提議的反應,王京城內倭軍派出甲賀忍者吉野、加藤美智子等三人秘密潛入大明北京城內刺探情報。

    接到倭軍乞和書的李如松不敢怠慢,立即將此事飛報朝廷定奪。

    神宗皇帝也有同倭國議和的想法,接到李如松的快報后,立刻召集眾大臣商議此事。

    最終,大明朝廷決定同倭國人止戰議和。

    清晨,北京。朝陽門外朱氏莊。

    一座紅磚碧瓦的三進院的后院內,一名仆人打扮的中年男子正在細心地給眼前籠子內的一只羽色似黑緞般的黑羽斗雞喂食。

    “停停停!哎呀,給你說了多少次了,給黑金喂食是有講究的。誰讓你給它喂米的?”

    仆人打扮的中年男子剛想把手中的一把稻米撒進雞籠內,只見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快速從屋內走出,他一邊嚷嚷著,一邊來到雞籠前,憤怒地一把將仆人推開。

    “主人,黑金上午剛剛跟名震城東的那只吐魯番斗雞大戰數番,體力消耗過大,我想給它改善一下伙食,所以我弄了些精米……”

    “哎呀,老木。你這人怎么就像你的名字那樣木呢!記住,我最后給你說一遍,這斗雞斗過的當天,要用酒精擦拭它的受傷部位,防止感染。

    “然后給它定量飲水,以防產生內熱而生病。兩天后,連著喂它三天瓜果蔬菜,再接著喂它三天蔬菜伴少量高粱,接下來,喂它三天少量高粱,再接下來,繼續喂它三天高粱,只不過這三天較前三天適當提高喂食量。

    “只有經過這樣十二天的喂養,雞的浮膘和脂肪才能被刷盡,達到刷膘的目的。只有這樣,它才能很快進入下一步的訓練階段。記住了嗎?”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用手指著仆

    人的鼻子,聲色俱厲地說道。

    “記住了,主人。” 仆人弓著腰,訥訥地回答道。

    “記住了,記住了。這話你已經說了不下五、六次了。可結果呢?還是一次次地出錯。我告訴你,老木,你要是不能把我的搖錢樹伺候好了,那天他要是出個什么差錯,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是,主人。小人記住了。”

    “記住了,還不趕快去給黑金取水來?”

    “好,我這就去。”

    “唉!這點活也干不利索。要不是看在你死去的老父親曾經救過老爺的命的份上,我早就打發你走人了。”身材魁梧的被稱作主人的中年男子看著對方一瘸一拐地向飼料棚走去,恨恨地說道。

    眼前這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就是這家在京城來說也算得上像模像樣的三進院落的主人,名叫沈惟敬。

    此時的沈惟敬正倒背著雙手,低頭仔細審視著放在石板上的雞籠內的一只黑羽公雞并輕聲說:“黑金呀,這一次你拼力戰勝吐魯番,辛苦你了。我這次又贏了不少銀子。你好好休息,準備下一次挑戰。只要你好好地,我沈惟敬就會掙到越來越多的銀子。”

    籠子內裝著的是一只被稱作中原斗雞之王的黑羽斗雞。此雞體型呈半棱形,頭小毛細臉坡長,冠呈瘤狀。喙短粗呈弧形。眼大,眼窩深。耳葉短小。羽色富光澤似黑緞。腹部絨羽為白色,雞尾細長,內有兩根白鐮羽。

    此斗雞是沈惟敬花重金從京城一位玩家手中購得。買入此雞后,經過沈惟敬的悉心喂養精心訓練,黑羽斗雞的戰斗力大幅提升,短短半年內,相繼在對京城數位斗雞高手的挑戰中獲勝。

    一時間,此黑羽斗雞在京城斗雞界聲名鵲起。沈惟敬也借此在斗雞玩客的賭注中獲利豐厚。

    沈惟敬早年以經商為生。一次偶然的機會,他聽說遠隔重洋的倭國國內戰亂四起,物資奇缺。

    沈惟敬便只身一人趕往倭國了解情況。

    當時的日本群雄逐鹿,戰火紛起,民不聊生,各種生活用品奇缺。

    沈惟敬抓住此商機,將大明產的各種物資海運至倭國境內,高價販賣,很是發了一筆。

    往返倭國數年后,沈惟敬回到國內,利用經商所賺得的銀兩在京城購房置業,過起了悠哉的生活。

    京城內各色玩家眾多。沈惟敬整天混跡其中,結交了不少玩家朋友,其中不乏達官貴人。在沈惟敬結交的達官貴人中,包括時任兵部尚書的石星。

    身為兵部尚書這一朝廷正二品大員的石星,怎么會和沈惟敬這樣的市井閑人認識結交呢?這要從當時京城一位頗有名氣的妓nv文表茂說起。

    文表茂是當時京城內一家妓院玉香樓的花魁。北京城許多富賈豪商及官場人員時常光顧玉香樓,為的就是能夠有幸一親文表茂的芳澤。兵部尚書石星就是其中的一員。

    當時石星的夫人染病身亡已經一年有余,從喪妻之痛中恢復過來的石星,漸漸難忍長夜寂寞,在其他官員的引薦下,便在一個月朗星稀的夜晚,著便裝來至

    玉香樓。

    事先得到消息的玉香樓老鴇兒面對當朝兵部尚書的光臨怎敢怠慢,早早推掉了其他嫖客的預約,讓文表茂早早地洗漱打扮,專等石星這位朝廷大員的光臨。

    當晚,已經很久沒有體味男女**之歡的石星,在深諳床笫之術的文表茂的細心侍候下,樂不思蜀,在玉香樓徹夜未歸。

    從此以后,身為兵部尚書的石星便時常光顧玉香樓,投進文表茂的香帳內,盡享床笫之歡。

    時間長了,石星竟然對文表茂產生深深的感情,欲納文表茂為妾。可堂堂兵部尚書納一名妓nv為妾,從名聲上有些說不過去。石星便因為此事有些發愁。

    兵部尚書府內的管家邱垠看出了石星的心事。身為石星的得力助手,邱垠決定幫自己的主子促成這樁好事。

    邱垠在沒有事先跟石星請示的情況下,私下找到沈惟敬,向沈惟敬敘說了自己主子的心事,請求沈惟敬出手相助。

    邱垠也是一位喜歡斗雞的人,他和沈惟敬因此私交多年,關系密切。

    得此消息的沈惟敬心中禁不住竊喜。兵部尚書那可是可以通天的朝廷大員。

    沈惟敬和邱垠相交這么多年,一直想找機會通過邱垠攀上石星這棵高枝。如今大好的機會主動送上門來,沈惟敬哪能錯過。

    對于不差錢且熟諳人情世故的沈惟敬來說,幫兵部尚書大人玉成好事簡直易如反掌。

    短短兩天時間,沈惟敬便花重金將文表茂從玉香樓內贖出,在京城內的一處安靜處,為文表茂租下一處小院,將文表茂安置下來。

    從此以后,兵部尚書大人就不用再偷偷摸摸地去往玉香樓尋歡。

    文表茂也就在沈惟敬為其租下的小院內,全身心地侍候幾乎天天光臨的兵部尚書。

    半年后,石星便將文表茂迎娶進尚書府,正式納文表茂為妾。

    石星為表達對沈惟敬的謝意,在府內設宴款待沈惟敬。

    面對坐在自己對面的當朝兵部尚書,沈惟敬談吐得體,深得石星喜歡。再加上沈惟敬生就一副高大身軀,髯須精修得體,雙目炯炯有神,石星禁不住對沈惟敬暗暗稱奇。

    從此以后,市井之徒沈惟敬便和當朝兵部尚書大人結交。每逢重要節日,沈惟敬必定會攜重禮前去石星府上拜會,兩人的關系越來越密切。

    雖然攀上了兵部尚書這棵大樹 ,但沈惟敬從不在外人面前提起或炫耀,也沒有向石星提出什么要求。

    多年的社會經驗告訴他,對于兵部尚書這種至關重要的靠山,只要不是遇到確是過不去的坎,或者希望獲得重大利益,不可輕易搬出來利用。

    因此,這么多年來,沈惟敬從未向石星提出過任何請求。

    石星想要歸還他的那些為文表茂贖身的銀子,沈惟敬堅決推辭不要。

    有付出就有回報,沈惟敬深諳此理。

    沈惟敬不缺金錢、女人,自然不希望兵部尚書大人回報他這些不缺之物。

    那他到底希望得到什么樣的回報呢?

    
提示:個別地區章節圖片加載較慢,如出不出來,請刷新!
06年电子游戏软件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