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申老師》正文 第三十六章 伸來橄欖枝
    廖書恒,老區學校分管教學副校長。

    在到老區學校任職之前,廖書恒先是在一所山區九年一貫制學校教書。

    什么是“九年一貫制“學校就是指學生在校內從小學一年級一直讀到初三,小學和初中施行一體化的教育。

    廖書恒大學畢業后來到這所九年一貫制山區學校任教,因為為人勤勞肯干,又是年輕人,很快便擔任了學校的少先隊輔導員,后又考入一個規模較小的鄉鎮學校擔任副校長。能到老區學校這樣的鄉鎮大校擔任副校長,對于廖書恒這樣一個農村出身的孩子來說,仕途的發展似乎已經到了頂格。

    安身立命,是廖書恒現階段的真實寫照。

    此刻,公車上,華建敏問監察室主任“高主任對他熟悉嗎”

    高主任興味盎然打開了話匣子“這孩子很不錯”

    某年,高主任因為一起職稱評聘舉報信,前往九年一貫制學校調查情況,被舉報的對象一直懷疑舉報人就是和自己有競爭關系的某位同校教師,兩人起了激烈的爭執。

    “當時場面很混亂,是廖書恒出面讓雙方息事寧人,并且這小子當時還敢在會議上頂撞我,”高主任說這話的時候,一點兒都沒有被頂撞后的惱羞成怒,而是面含微笑,頗有欣賞之意,“他雖然只是一個校級中層干部,可是敢于為同校教師發聲,不卑不亢,是個有膽色的人。”

    高主任對廖書恒的評價,與華建敏初見廖書恒的印象不謀而合,于是華建敏在心里記住了這個名字廖書恒和那張頗有點帥氣的面孔。

    回城,公車入庫,蔡有有走出車庫,便看到華建敏站在教育局機關空地上等他。

    見華建敏面含微笑,頗有深意盯著自己,蔡有有內心有些毛。

    “局長您干嗎這樣看著我”蔡有有試探著問。

    華建敏之前因為公務,匆匆掛了朱國中電話,此刻忙完正事他才有時間和朱國中通電話,在蔡有有停車的時間里,他向朱國中問清了對方要他打聽蘇湜的原因。

    此刻見到蔡有有,華建敏笑道“你還是不是年輕人了既然戀愛了,要結婚還是要分手都是你自己一個人的事情,把父母卷起來,只會顯得你無能。”

    蔡有有頓時意會,他臉頰一紅,說道“是我繼父,還是我媽媽,叨擾局長您了”

    “不管是哪一個,總之我是長輩不摻和你們晚輩的情情愛愛,你喜歡一個人,認定一個人,那你就義無反顧,如果你要去打聽對方,靠對對方陳年舊事或者家庭背景最后來考量你要不要和對方繼續你們的關系,那小叔叔我趁早勸你斷了,因為你這不叫愛情,你這叫找對象,找對象最靠譜的方法就是讓家里大人介紹啊。”

    華建敏說著徑自上樓回局長室去了。

    看著華建敏長身玉立的背影,蔡有有撇了撇嘴角,長輩嗎才比他大幾歲啊,就占這么大一個便宜,和朱國中一樣,其實也大不了他幾歲,不過仗著成了他母親的二婚對象,便與他成了兩代人。

    “說得頭頭是道,也不見你談一個女朋友回來”蔡有有沖著華建敏的背影自言自語,不過轉念一想,華建敏說的也不無道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是不是也適用于戀愛關系中的雙方呢

    為什么要去打聽既然喜歡她,想和她在一起,自己做好自己的本分不就好了

    蔡有有想,反正已經知道蘇湜的工作地點和家庭住址,自己要獻殷勤有的是機會,不愁不能抱得美人歸。

    桃李市實驗小學,校長辦公室。

    江新男懷著忐忑的心情走進去,接到任教導的電話說是校長找她,江新男不敢遲疑從年段辦公室火速趕往校長室,一路上她都在想校長找她會是因為什么事,除了晚上在“酒隱”打工這件事外,自己最近在學校里認真工作,一如既往,應該沒有出什么叉子。

    見江新男走進來,臉上帶著一絲焦慮,溫月朗笑著招呼她“江老師,來來來,來這里坐。”

    校長自己已經在會客的沙發上坐好,茶水是剛剛泡好的,他給江新男倒了一杯。

    “你母親來學校找過我了。”

    溫月朗的話讓江新男捧著茶杯的手抖了抖。

    “對不起校長”江新男小聲說道,心里慌極了,自己這一段時間一直借住在申文學家里沒有回家,母親一定又急又恨,按照母親一貫激烈的性子,不知道她見到溫校長會說出什么出格的話,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溫月朗似乎了解江新男的憂慮和顧忌,他說道“母女沒有隔夜仇,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說開了就好,不要以為親人之間就不需要溝通和交流,其實親情是最應該要好好經營的,因為這個世界上所有人,可能最終不會打不散的只有親人。”

    江新男聽著溫月朗的說教,內心誠惶誠恐,她說道“謝謝校長,我知道了。”

    看著江新男一副戰戰兢兢如坐針氈模樣,溫月朗岔開話題,故意活絡了氣氛,說道“江老師,我發現你最近頭發長長了。”

    江新男本能摸了摸自己的頭發,聽了申文學的建議,她準備把頭發留長。

    “校長,沒有別的事,我就先走了,等下還有課。”江新男說道。

    溫月朗卻說“別急,距離下節課時間還早,再說我今天找你來的正事還沒說呢。”

    江新男一驚,剛才的談話都是鋪墊嗎

    “我知道你家困難,所以我給你介紹了份活計,比晚間去酒吧刷盤子好,”溫月朗說著給了江新男一張名片,“這是我遠房一個親戚的孩子,剛從香港回來,下學期準備在咱們城區上學,因為和咱們這邊教材版本不同,所以想提前把課程內容補起來,我向他推薦了你,課費從優,他家是有錢人,你放心去賺他的這份錢吧。”

    江新男看著溫校長與他粗獷的長相并不相符的和藹可親的笑容,一時不知該作何感想。

    從校長室出來,江新男便給申文學打電話,將這個好消息與她和杜云舒分享。

    銀山小學的教師宿舍里,申文學正和杜云舒一起收拾行囊,寒假將至,她們可以回城過年了

    宿舍門被敲響,敲門聲十分急促。

    申文學和杜云舒互看一眼,向外問道“誰啊”

    “申老師,是我”

    是莫小童焦灼的聲音,申文學快速走去開門。

    門開了,莫小童的身影出現在申文學視線里,她頓時愣住“小童,你這是怎么了”

    莫小童顧不得自己一身的傷,抓住申文學的手,急急說道“老師,你快走你快躲起來”
廣告:看更大尺度的小說,請加微信公眾號: jraqxs ,謝謝!
06年电子游戏软件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