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157|獸神
    在獸人大陸, 獸人隨著實力的變強,獸形會越來越大, 但卻沒辦法變小。

    這是所有人公認的。

    可現在, 周寂變小了!

    當然了,這會兒他自己并不知道這件事, 他都打瘋了, 還知道個啥?

    大祭司傻愣愣的, 跟在大祭司身邊的另一個祭司也呆住了:“這……這怎么可能……”

    “父親!”神月連忙去拉大祭司, 想讓大祭司躲開, 但大祭司一點反應也沒有。

    “大祭司!”那些護衛也擔心地叫起來, 去拉大祭司, 唯恐一個不小心, 大祭司被那只巨象一鼻子給打成了肉泥。

    不過他們多慮了。

    那只巨象這會兒盯著幾個獸王打,明顯顧不上他們。

    獸神殿的護衛集體將大祭司拉到了角落里,想要往山谷外面逃, 偏偏那些獸王的戰斗地點, 就是在山谷入口處。

    山上的石頭紛紛滾落,砸在地上,獸王戰斗形成的余波更是能把人掀翻, 甚至碾成肉泥, 在這種情況下往外逃,絕對是不要命了!

    獸神殿的人只能躲在角落里,然后止不住地后悔。

    他們怎么都沒想到,大熊部落竟然那么強。

    熊野已經很強了, 突然又冒出來一個獸形能把其他獸王砸暈過去的海風。

    海風已經夠讓人吃驚的了,結果現在,又來了一個周寂!

    就算那大熊部落有修煉功法,看這情況,那修煉功法也不是他們可以謀奪的啊!

    他們絕對是瘋了,才會想要去對付一個擁有能讓人修煉成獸王的功法的部落。

    人家都有能修煉成獸王的功法了,能沒點真本事?

    這么想著,獸神殿的人都怒氣沖沖地看向獅厲——要不是獅厲,他們是絕不會有這樣的念頭的。

    后悔的可不只是獅厲,事實上,那些這會兒跟周寂戰斗的獸王,一個個更加后悔。

    他們后悔啊,后悔自己聽了獅厲的話,竟然跟大熊部落作對。

    犀獸王多聰明,人家就就不敢傻事,甚至愿意喊大熊部落的獸王“爹”,來跟大熊部落交好!

    他肯定是知道大熊部落不簡單了!

    可他們呢?他們竟然還上趕著跟大熊部落過不去!

    猿獸王這會兒,甚至都想哭了。

    他跟犀獸王關系不錯,之前要是忍住了不動手,現在肯定一點事情都沒有,可他沒忍住,他想要那修煉功法,對熊野動手了!

    之前犀獸王其實跟他說過,讓他交好大熊部落,不要跟大熊部落的人過不去,可他沒聽!

    他怎么就沒聽呢?!

    猿獸王心里已經后悔地不行,手上的動作卻不敢有絲毫停頓。

    他們六個獸王竭盡全力,才能勉強跟眼前的巨象打個平手,要是其中一人出了岔子……這只巨象一定會把他們全都殺了。

    之前這個周寂曾經說過,說他原本只想殺了獅厲……這話的意思,可不就是說他現在打算把他們全殺了嗎?

    在不知道周寂已經瘋了的獸王們看來,周寂這會兒一個接著一個的,可都是殺招,一副不把他們全都殺了不罷休的樣子!

    這種情況,他們那會逃?

    戰斗就這么僵持住了,但明顯不會一直僵持。

    因為這些獸王敏銳地發現……周寂能吸收周圍的能量。

    這太坑了!怎么能這樣!

    這人都已經這么強了,竟然還修煉!

    就算這人吸收的能量,趕不上他對付六個獸王消耗的,但肯定能讓他更持久,而這人一持久,他們就要玩完了。

    這些獸王都要哭了。

    虎獸王甚至喊道:“大人,我并不是有意冒犯您的,只要大人愿意放了我,我愿意以后一直聽大人的話!”

    那只巨象聽到這話,一點反應都沒有,反倒是趁著虎獸王說話的時候動作變慢,給了虎獸王一鼻子。

    虎獸王只能打起精神來,繼續戰斗,其他獸王也悲從中來——看來這人是打定主意要殺光他們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獅厲!

    他們在今天早上的時候,還在跟熊野說話,想要跟大熊部落交好呢?要不是獅厲,他們至于跟大熊部落過不去,落到如今這下場嗎?

    “獅厲!出來!”猿獸王吼了一聲。

    獅厲就不出去!

    獅厲現在就只想逃跑!

    其實這會兒,最接受不了眼前的情況的人,是獅厲。

    周寂明明很弱,連獸形都沒有,為什么現在會這么強,實力甚至凌駕于諸多獸王之上?

    這太可怕了,也太不可思議了!

    上輩子,明明沒有這樣的事情!

    上輩子,周寂的母親去世之后,他被迫讓出洞穴,然后就住在一個破草棚里,住了兩個月之后,被突然出現的象獸王帶走。

    再后來……又過了兩三年,大概就是一年多以后,象獸王死了。

    象獸王死的時候,他們還在莽荒大陸流浪,并不知道具體情況,只知道等他們來到獸人大陸的時候,象天這個人已經沒什么人提起了,而周寂更是完全沒有了消息。

    他一直以為周寂死了。

    可是,周寂明明這么強,為什么會死?

    又或者,眼前的這個周寂,并不是上輩子那個周寂?

    獅厲覺得頭都暈了,壓根接受不了眼前的這一切。

    不過,他相信自己不會失敗。

    獸神給了他重來一次的機會,一定不會讓他就這么沒命。

    獸神在天上保佑著他,他一定可以化險為夷!

    獅厲想著獸神的時候,大祭司正在念叨著:“獸神在上……獸神在上……”

    大祭司念叨著念叨著,突然看到山谷里,突然出現了一些植物,這些植物還開始瘋長起來,瞬間長大。

    這個山谷,是獸神殿用燒制陶器的山谷,這個山谷里的泥土,是特別適合用來做陶器的泥土。

    雖然制作陶器,對泥土的要求不高,但特別適合做陶器的泥土,它肯定是不適合用來耕種的。

    所以在之前,這里完全沒有植物的。

    可現在,憑空出現了一些植物,這些植物里有蔬菜,也有一些藤蔓,那蔬菜剛長出來,就被獸王踩碎了,那藤蔓卻開始攻擊那個獸王……

    這些植物的種子,其實是周寂隨身帶著的,這會兒他下意識地拿來當做攻擊手段了。

    不過別人不知道,在獸神殿的人看來,眼下這情況,就是連那些植物,都在幫著周寂。

    大祭司本來就已經瞪得很大的眼睛,瞪地更大了。

    獅厲見狀道:“放心,我們不會有事的,獸神會保佑我們!”

    大祭司用瞪得眼珠上布滿紅血絲的眼睛看向獅厲:“獸神……”他突然就吐出一口血來,直接噴在獅厲的臉上。

    獅厲被噴了一臉的血,正要不高興,就看到大祭司往后倒去,直接暈了。

    大祭司絕對是年紀大了,身體不好使了……怪不得上輩子的大祭司不是他!

    獅厲這么想著的時候,之前被海風砸了兩下的虎獸王已經受不了了,他被周寂一鼻子打在臉上,倒飛出去。

    周圍的獸王見狀,都有種“吾命休矣”的感覺,他們怕了,非常怕。

    終于,有一個獸王受不了了,往外逃去。

    有一個人逃了,其他人就跟著逃了——再這么打下去,他們肯定要沒命,既然這樣,不如就逃跑。

    他們分開逃的話,這個周寂怕是只能追到一兩個,到時候他說不定可以逃掉!

    至于以后……他們大不了就是躲起來,一輩子都躲起來!

    只能活下來就好!

    除已經被打趴下的虎獸王以外的五個獸王,往不同的方向跑去,然而他們剛逃出去,就有一個落后的獸王被一鼻子打趴下了。

    接著……周寂就去追跑得最快的獸王了,發現自己變小的獸形有點追不上,他還慢慢地,越跑越大……

    雖然大祭司把周寂帶到了他們燒制陶器的地方,這地方離獸神殿,還有舉辦獸神祭的地方,都有一段距離,但諸多獸王戰斗的動靜,真的太大了。

    獸神殿里,那些原本正在舉辦獸神祭的祭司,全都感覺到了這動靜,也都覺得有點不對勁。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是獸神發怒了嗎?我感覺到大地在震顫!”

    “那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是獸神在指引我們嗎?”

    ……

    這些人都很茫然,面面相覷之后,就一起往傳來動靜的地方走去。

    今天可是獸神祭的日子!

    他們剛剛還在祈求獸神賜福呢!

    現在有這樣的動靜,莫不是獸神有什么旨意?

    獸神殿那些不知道大祭司和諸多獸王的做法的祭司,一起往獸神殿后面趕去。

    他們走了一段之后,遠遠地,突然看到一個獸王朝一個方向狂奔。

    “那是獸王殿下,他怎么了?”有人疑惑,正疑惑著,他們又看到一只大象追在這獸王后面。

    這大象每跑一步,就大一點,最后變地無比巨大,不僅如此,他周圍的植物還開始瘋長,最終將前面的獸王困住。

    然后,這只大象追上去,就一鼻子把那獸王敲暈了。

    這些過來的獸神殿的祭司都看傻了,他們呆愣了一會兒,其中一個地位很高的老祭司突然跪倒在地:“獸神!是獸神!”

    在獸神殿,只有高層祭司才知道的傳說里,獸神能變大變小,腳踩鮮花。
廣告:看更大尺度的小說,請加微信公眾號: jraqxs ,謝謝!
06年电子游戏软件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