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前緣驚魂》正文 第二二九章 紅杏出墻 (二)
    丁淑嬌放下手上的筷子,沉默半晌,她擔心這位柳警官是否也同周宣一般,好聽的話信手拈來,為了哄女人開心。

    “你說的,我是你的菜!我這盤菜,你想吃也得吃,不想吃也得吃!你也是我的!永遠都是!豌豆黃兒已經被你吃到肚子里了,豌豆黃兒可就在你的肚子里住下了!”

    “啊?消化不了可就麻煩了!”

    柳云生忍住笑,煞有介事地嚴肅起了臉。

    “怎么?你還想把我變成屎屙出來么?”

    這話把柳云生逗笑了,丁淑嬌跟著打著哈哈,拿起酒杯,在桌上柳云生斟得滿滿的酒杯的邊沿碰了一下,而后,獨自一飲而盡。她的動作極其曼妙,細瓷酒杯相碰都沒發生一點聲響,她閉著眼,酒水沁人心脾的清辣令她回味綿長。

    “柳警官!”

    “嗯?”

    “你不怕我真的會認真?真的愛上你!”

    柳云生酒喝得正酣,丁淑嬌的這句話,他想都沒想,脫口而出道,“那是我求之不得呢!像你這么有味道的女人不多,難得我們兩情相悅,情投意合!來,再干了這杯!”

    說著,他又舉起了酒杯。

    丁淑嬌沒有再喝,她收起了笑。

    香酥鴨皮薄肉嫩,咬一口,唇齒留香,柳云生低著頭大塊朵頤,猛抬頭看到丁淑嬌癡癡地看著自己,目光里閃出一絲黃褐色金屬的光澤,不禁愣了一下。

    “你的眼睛怎么了?”柳云生說。

    “怎么了?”

    丁淑嬌不知所以地皺了下眉頭。

    柳云生細著眼,又仔細看了看,道:“沒事兒,是我看走眼了!哎,吃啊!這香酥鴨的味道真不錯!”

    吃過了飯,兩人相擁往回走。天上下起了毛毛雨,一絲風也沒有,悶得叫上透不過氣來。

    一名侍從哼著小曲搖晃著腦袋從窄道時走過,冷不防被什么東西絆了一腳,正撞到了丁淑嬌的身上。

    柳云生氣得開口大罵:“長眼睛了沒有!”

    罵完了,還是覺得不解氣,又狠勁地推了那人一把,那人一個踉蹌,差一點摔倒在地上。

    “誰在罵人啊!”一個貴婦模樣的女人跟在那人身后,聽到罵聲,又見那人被人推搡,憤憤不平,“怎么還動起了手!”

    聲音極其耳熟,丁淑嬌定睛一看,又是礦太太。

    真是無巧不成書!

    礦太太見這位昔日孟家的二少奶奶與一西裝革履,風流瀟灑的男人勾肩搭背,便像魚兒嗅到了腥味兒一般,立馬激靈起來。

    上一次,她不是去了老裁縫那里!

    這一次,又與這男人走在一起..

    這里面一定有文章!

    “喲!二少奶奶呀!咱們又見面了!嘖!嘖!真是風采不減啊!你這是去哪兒呢?這位公子好生面熟!”

    礦太太的突然出現,讓丁淑嬌有些尷尬,她勉強笑了笑。

    “這位是柳警官,和我在一起商討孟二爺的案子!”

    “哦!”

    礦太太瞇起細長的眼睛,上上下下打量著柳云生,知趣地笑了,“柳警官,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我們以前見過面的!”

    “您是?”

    柳云生一時還真沒想起來。

    礦太太搖了搖頭,“真是貴人多忘事!柳警官調查孟家二少爺的案子的時候,您不是還把我給叫過去詢問過嗎!”

    “哦!”柳云生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看我這記性!這位是礦太太!想起來了!”

    “想起來就好!”礦太太說,她微微皺了皺眉頭,嘆了口氣,“孟家二少爺死得可憐!白發人送黑發人,孟家老爺受的打擊不小!不知孟家二少爺的案子進展如何啊?”

    “還在辦,還在辦!”柳云生應付道。

    “哦!但愿兇手早日捉拿歸案!”

    “是啊!”看到剛才被自己推了一把的這個人一直站在礦太太的身旁,柳云生小聲問:“這位是您的..”

    “我們家的管家!”礦太太說道,白了那人一眼,埋怨道:“以后走路別不長眼睛,像只沒頭蒼蠅般地瞎撞,還不趕緊給二少奶奶和柳警官賠不是!”

    管家低了頭來,說:“小的多有冒犯,還讓二位多多諒解!”

    “我剛才也是酒喝多了!有失禮之處,還望礦太太別介意!”柳云生也略表歉意地回應道。

    “哪里!不會介意的!都是自家人!”

    “礦太太要是沒有別的事情的話..”

    丁淑嬌在一旁聽得有些不耐煩,她是話里有話。

    礦太太是個聰明人,一下子就明白了,“哦! 那,你們忙,你們忙,我就不打擾了!”說罷,就和那個侍從扭頭離開了。

    望著礦太太和管家遠去的背影,柳云生小聲地問:“這個礦太太應該就是孟家的常客吧?這女人好像是挺愛管閑事兒的!”

    “哼!她是過得很優越的,閑著沒事兒的一個女人!沒事兒總往孟府跑,和大太太嚼舌頭!跟她說話,還是要小心為妙!”丁淑嬌淡淡地說。

    這話,還真的讓丁淑嬌給說對了!

    沒錯,礦太太確實是閑著沒事兒,閑著沒事兒可不是礦太太的性格,沒事兒就總是要找點事兒做的,就得管點閑事兒!

    本來嘛!礦太太的嘴,就是一個擴音喇叭。

    很快,孟家二少奶奶丁淑嬌與警察局柳警官相好的消息像春天的風,不請自來地再次吹進了趙三剪的耳朵。當然,很簡單的事兒,經過礦太太這個嘴的過濾,聽到耳朵里就不太好聽了。

    “哎喲!那個女人呀!嘖嘖!又攀個有權有勢的男人!兩個人,光天化日之下,摟摟抱抱的!那叫親熱喲!看著就讓人臉紅!”

    “你說的女人,可是現在趙裁縫的媳婦?”

    “對呀!原來是孟家二少爺的媳婦,后來淪落成老裁縫的女人,現在啊,又攀上了柳警官!”

    “喲!多丟人啊!”

    “可不是嘛!”

    俗語講,人言可畏!

    人們雞一嘴,鴨一嘴的議論就像一把把鋒利的刀子,刀刀戳在趙三剪的心坎上。聽得趙三剪的面色鐵青,臉上的青筋都快暴了開來。自己的女人居然讓別人說三道四,這在趙三剪的處世信條里是絕不可以的,他是一個守規矩的老實本份人,他的女人更應該是。

    老實本份,并不等于可以受欺負,被羞辱!瘦骨嶙峋,長滿老繭的手握成拳,一樣咯吱吱地響!

    ……

    又過了幾天。

    丁嬌淑一個人佇立在窗前。

    窗外,瓢潑大雨無情地洗涮著地面,沖刷著窗玻璃,窗外的景色變成一幅扭曲的畫面。

    扭曲的,不僅僅是景物,還有她的心。

    等我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你就搬過來,和我一起住!我們還要出去游玩一下,就算是我們的蜜月之行。我會讓你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的!

    她不斷地回味著柳云生的話,想著他說話時的樣子,心里滿是幸福的感覺。

    在昏暗的燈光下,趙三剪坐在對面的椅子里,默不作聲地縫制著手中的衣物。丁淑嬌轉過身來,厭惡地看了他一眼,拿起架子上的外衣,披在身上。

    早上,他們已經吵了一架,因為孩子。還有一件事,也是他們爭吵的理由,他發現了她身上的一張男人的照片。更有甚的是,照片的背后還有幾個字:在那藍色花的深處等你一萬年!

    這進一

    步證實了他所聽到的似乎并非是空穴來風。

    看來,人家說的沒錯!趙三剪從開始疑神疑鬼,想象著那些不堪的丑事,到后來的照片鐵證,他氣憤到幾乎想掐死她,但是他選擇了沉默。他還是有一點兒心軟,不想失去這個女人!但胸中的怒火卻在一刻也沒有停息地醞釀著。

    此刻,誰也沒有心情再多說一句話。

    丁淑嬌真想離這個人遠一些,再遠一些。

    她無聊地拿起桌臺上的胭脂粉,輕輕地給自己涂抹起來,心里暗暗地考慮著自己的處境和未來的打算。

    “難道你就不怕報應嗎?如果在從前,失潔的女人是要鉆豬籠的!”

    丁淑嬌涂抹胭脂的手,頓了一下,輕蔑地一笑:“你是想做個豬籠讓我鉆嗎?”

    趙三剪的眼睛瞪得渾圓,放下手中的活計,一步跨到丁淑嬌的跟前,揮舞起的手掌在落到她臉上的前一秒停在半空中。

    隨后,他放下了手臂,紅著眼睛,“看來,他們說的都是真的!你這個水性楊花的蕩婦!”

    丁淑嬌掃了眼趙三剪,張了張嘴,不氣不惱地說:“好啊!有種你就打過來吧!”

    趙三剪半天沒吭聲。

    “你若愿意聽那些風言風語你就去聽!我要是想離開你,也早就離開了,還用得著等到現在?”

    丁淑嬌一口氣說完了這句話,她不禁為自己完美的說辭而驚訝。

    趙三剪不相信地側了一下頭,冷冷地說:“說得真好!我差一點就相信你了!說吧,那個奸夫是誰?”隨即,一陣低低的咒罵聲,“你最好給我放老實,別以為我老實,你就可以為所欲為!”

    丁淑嬌將胭脂粉收好,用眼睛余光掃了他一下,好像他說的話,就是風從身邊吹過一樣,沒有在她這里留下一絲的印記,她只顧著對著桌上的鏡子照著,梳理好自己額頭的劉海兒,起身走開了。

    “如果再讓我發現,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丁淑嬌懶著回話,只是嘴角輕蔑地微微上揚了一下,沒有表情地看著他。

    她已經決定,徹底離開這個令她作嘔的老男人。

    兩個人沉默著。

    趙三剪完了活兒,給人家送衣服去了。

    時機來了。

    丁淑嬌關了鋪門,盤腿坐在椅子上,她的腦子飛快地運轉著。她好像看到了一個穿戴華麗的自己,扭著腰肢,輕捷地走進柳云生的房,隨手帶轉房門。他在房間里伸出雙臂迎接著她,他的微笑幾乎對每一個女人都會產生殺傷力,但是那是屬于她的微笑,華美的服飾和珠寶的映襯下她是那么的漂亮和迷人。

    皮子巷12號!

    柳云生說過,要她隨時到這個地方來找他。

    她的臉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不過,在去他那里之間,還有一件事情是要做的。

    她走到門口,開門向外張望了一下,關上了門,插好。然后快步走進了里屋,他們兩個人的臥屋,三步并作兩腳走到三門大櫥前,拉開了櫥門,伸手取下櫥內格子里的小盒子,打開,找到兩把鑰匙,再轉身走向那個趙三剪一直鎖著的抽屜。抽屜很容易就打開了,她麻利地從里面捧出了檀木小匣子,用小鑰匙一試,彈簧頂開了蓋子。

    一張五萬的銀券出現在她的眼前。她神情自然地伸手取了那張紙,將它小心地收好,而后合了小匣子,并把它放回到抽屜鎖好,放好了鑰匙,關上了櫥門。

    這一切,她做得不慌不忙,天衣無縫。

    然后,她換上了一身好看的衣服,穿上了那件她最喜歡的淡黃色的開衩的旗袍,蹬上一雙藍色碎花繡花鞋,這應該是她最拿得出手的裝扮了,然后快速地走了出去。

    
提示:個別地區章節圖片加載較慢,如出不出來,請刷新!
06年电子游戏软件游戏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