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正文 第2475章:需要你謝?
    作為西亞這么大的佬。

    擁有自己的私人飛機其實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后世的時候,一些明星跳出來,說什么第一個買私人飛機人之類的,其實都是一個很大的笑話。

    在普通人看不到的那一群富人當中,飛機已經是他們玩的沒意思的東西。

    輸達封就有一架,平日里充當著他出行的工具。

    聽著這話后輸達封再次皺了皺眉頭說:“我還需要去一趟*,所以你們先回去吧。”

    古雷的目中閃過了一絲陰狠。

    他當然知道輸達封要去*干嘛!

    這個人其實就是一頭養不親的白眼狼,背地里背著輸達封做了很多的事情。

    剛開始很好的扮演著自己義子角色。

    只不過有一天他找到了自己的親生父母,心態開始有變化了。

    加上今年年初聽說輸達封已經確定了自己家鄉的省份就在湖東省。

    他馬上意識到,輸達封用不了多久就會找到自己的親人。

    你找到了自己的親人,那你這龐大的產業還跟我有什么關系?最后繼承的肯定是自己的親人吧。

    于是他就開始籌謀,怎么逼迫輸達封交出產業,這次在濛谷國發生的一些事情,全部都他背后籌劃而出。

    而他跟巴布,就是那個兩個最大的內鬼!

    因為他們都擔心輸達封的親人過來爭奪資產。

    短暫的沉默后,古雷抬頭說:“那行,爸,我們就先回去,我們在這邊的事情肯定已經傳回到了西亞那邊。”

    “還不知道那邊人心穩定不穩定,我們就先回去穩住人心,您忙自己的就行,不用操心。”

    就在他們聊天的時候,蘇啟從外面回來了。

    走出去一趟就坑回來了幾個礦,心情倍爽,一路還哼著小曲兒。

    王世豪一看他這狀態,趕緊湊過來說:“事情成了?”

    蘇啟哈哈大笑著說:“當然,王哥,我們樓上前輩那邊說,他現在在樓上吧。”

    王世豪一聽這個臉色有些不好了:“是在樓上,但是過來了兩人,這兩人給我的感覺不太好。”

    “若說道痛處,那就是他們渾身上下都有種讓人陰損的感覺。”

    蘇啟馬上就想到了古雷和巴布兩個人,突然大笑了一聲:“那剛好,我上去會會他們兩個。”

    話聽著好像跟平常沒有什么兩樣,但蘇啟的內心其實已經有滔天的怒火。

    因為他已經可以斷定了,那兩個試圖謀害輸達封的人,就是這兩人了。

    上了樓后,果然看到了這兩人,三人之間的氣氛有些的尷尬,輸達封令人猜不透神情的淡然喝茶。

    對面二人小心翼翼,一言不發。

    一進來古雷和巴布就看向了蘇啟。

    蘇啟故作模樣的說:“前輩,你在有事?有客人啊,不方便的話,我待會在上來哈。”

    輸達封趕緊叫住:“不礙事的蘇啟,你過來喝茶,這一個人喝茶是有些發悶。”

    話里意思很明顯,就是跟你巴布兩個沒心情喝茶。

    蘇啟走了過來,裝作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說:“呦,兩個老哥我好想從來都沒有見過。”

    “前輩,可以給我介紹下?”

    輸達封白了蘇啟一眼,心道這個小滑頭又在打什么主意,很是配合的說。

    “這個是我義子古雷,這個是我的副手巴布。”

    蘇啟很是夸張的望著古雷說:“你好古雷少爺,久仰久仰。”

    “巴布兄是吧,果然如傳聞當中這般光彩多人,有幸有幸。”

    兩個人看蘇啟這浮夸的樣子,同時皺了皺眉頭。

    古雷強忍下不快說:“我也很高興見到你,爸,他是?”

    輸達封正欲介紹,蘇啟把話搶了過來說:“小商人,走了點狗屎運,賺了點錢的腦殘富二代。”

    “劉光頭是我老哥,中海的時候認識的,剛好我在這邊,然后前輩出了點事情。”

    “劉哥就找到了我,就這樣機緣巧合的跟前輩認識了。”

    “小人物,不入您法眼,呵呵。”

    神態十足,若不是在場的幾個人知道蘇啟能耐的話,還真會被他這話給糊弄過去。

    尤其是王世豪內心嘆了口氣:“整天罵你保鏢弱雞喜歡裝逼,我看你才是最大的逼頭。”

    輸達封內心無奈的笑了笑,也沒有點破。

    如果是在西亞,這種富二代還真不如古雷的法眼。

    雖然他是輸達封收養的,平日里他把自己偽裝的很好,仿佛見人就十分的低調。

    但其實內心十分看不起身邊絕大部分人。

    覺得自己就是高人一等,不過輸達封在這里,而且他也想到了,這肯定就是幫助輸達封的那群*人。

    他也不敢造次,忍住惡心感對蘇啟說:“我知道了,你就幫我父親脫險的那個*人。”

    “兄弟,我代表我父親感謝你,如果不是你的話,我可能會在悔恨當中度過自己的余生。”

    “再次感謝,以后來西亞了找我,我來招待你。”

    巴布也旁邊站起來說:“年輕有為啊,這么年輕居然就這么有能耐。”

    蘇啟突然開口說:“沒有為啊,我說了我是富二代,家里給了很大一筆錢給我。”

    巴布面色尷尬,望著蘇啟這腦殘的 樣子,心里馬上就把他跟那些無腦富二代的形象給重疊。

    心道這群富二代就是不懂的禮數。

    沒教養。

    古雷繼續說:“這也是你的一種能耐,不管怎么樣,我還是要感謝你。”

    蘇啟裝作不解的望著他說:“前輩不剛剛說你是他義子嗎?”

    古雷一頭霧水:“對,我就是他義子,如果不是他,我可能就餓死在了戈壁灘上。”

    “這么多年了,我一直銘記我父親對我的養育之恩。”

    這個時候了,古雷也不忘記在輸達封面前故意這么表現自己。

    不過他今天算是倒霉,遇到了蘇啟這么一個嘴巴不饒人的角色,更何況,輸達封疑似自己老爸。

    我救自己老爸,要你他媽一個義子來嘰嘰歪歪干嘛,需要你謝嗎。

    開口就說:“哦,既然是義子,就沒有必要讓你感謝了。”

    “我救前輩,那是我尊重他,不需要任何人感謝,這是我自愿的。”
廣告:看更大尺度的小說,請加微信公眾號: jraqxs ,謝謝!
06年电子游戏软件游戏攻略